幽蓝翎羽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十)(完结)

十、喜结连理

张府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全府上下十几口人里里外外到处收拾,上上下下好一顿折腾。地板擦得锃亮发光,家具摆设一尘不染。厨房里也忙着准备各种菜肴。屋里挂好了大红丝绸,点上红蜡烛,原本清冷严肃的府邸一片喜气洋洋。

为啥?

因为今天是张大佛爷张启山的大日子。

你说和谁?

除了和齐八爷还能有谁。

 

张家的车队一大早就在齐八爷的算命铺子前停着了,一水儿的黑亮小轿车,军装笔挺的亲兵小哥,打头那辆最干净最洋气的就是张启山的。

可目前一身喜服褂袍的张大佛爷心情并不是很好。

从伙计小满跑来说八爷还收拾两下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这一大队人就在老茶营门口愣愣站了一个时辰。

哪有接亲接成这样的。

怕不是八爷老毛病又犯了。

齐八爷哪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碰上出乎意料的事总有点退意,有时候是做给别人看的,有时候是他心底真的没底。和佛爷成亲这事儿估计齐八爷以前从没想过,虽然前几天谈得好好的,今儿个要来真的,怕还是有点紧张的。

 

阿念和张副官小心翼翼地瞅了眼脸色黑成锅底气压低到极致的张大佛爷,俩人一对视,觉得必须马上得干点啥。

“我先进去看看。”阿念赶紧起身,浅红的袄裙裙摆一溜烟就进去了。

再不干点啥她爹就要当街爆炸了。

 

结果一进门就愣了,满屋子的香水脂粉味,齐八爷正被霍三娘在梳妆台前摁着脑袋上妆,几个霍家女伙计手里捧着新上的胭脂水粉和花里胡哨的头饰,个个笑盈盈的围着。

“别动!”霍三娘正捏着只眉笔给齐八爷画眉,欲哭无泪的八爷扭来扭去试图躲开,结果眉笔一歪直接划到了额头上,惹得霍当家一个皱眉。

“老八你扭什么呢!都画歪了,擦掉重来!”

“诶呦,三娘你就饶了我吧……”

一旁的女伙计还乐呵呵地起哄。“八爷试试这个。”“八爷您看这个怎么样。”“八爷我觉得这个特别适合您。”

看得阿念真不知道该说啥了。咳嗽两声把提醒这有个人了。

“额……三娘,你这是……?”

“哟,阿念来啦,来看看我画的怎么样。”霍三娘得意洋洋,“今儿可是佛爷和八爷的大日子,我堂堂霍家当家亲自出马,够有诚意了吧。”

阿念一瞅,八爷白净的脸被胭脂涂得花里胡哨,不仅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被霍家小姐姐们揉捏画脸的惨痛回忆。

啊啊,霍家的女人真是相当可怕呢。

 

“大老爷们涂什么胭脂。擦了。”

众人忙回头,一脸不爽的张大佛爷正杵在门口,没等反应过来,张启山三步两步跨到八爷面前,随手拿旁边的湿布往齐八爷脸上擦,齐八爷唉唉地喊轻点轻点。

霍三娘也不拦着,挑眉一笑。“还以为佛爷耐性有多好,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好不容易擦完,张启山把齐八爷一把扛起就往外走。

“我可是等了七年了。”

 

走至门前,霍三娘又出声叫住阿念“阿念呐,看好你爹,小心把老八欺负了。”

阿念一笑,冲霍三娘眨眨眼。“放心吧三娘,我爹会照看好齐叔的。”

 

“诶诶诶佛爷您干什么呀街坊邻居都看着呢快放我下来!”

细胳膊细腿的齐八爷一顿扑腾,结果还是被张启山结结实实地圈着腰扛到车上,阿念也跟着往进一钻。车门一关,车队就不紧不慢地开走了,就剩下老茶营里的邻里嗑完瓜子准备回去。

媳妇不出门怎么办?没事,扛着走就行。

 

“我说八爷你早出来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嘛,非要佛爷进去捞你。”开车的张副官瞄了眼被张启山圈在怀里的八爷,半是调笑地说。

八爷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马上跳起来反驳。“是我不想出来吗!三娘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算命的,哪能拗得过她胡来!”

张副官和阿念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你紧张。”从上车一直没出声的张启山忽然开口,吓得齐铁嘴一愣。

“没……没有啊,佛爷你说什么呢……”

“没你的允许霍当家能玩那么久?”

“……”

 

车里一片寂静,隔了一会,八爷才重新开口,声线比平日里沉稳不少,眉眼里敛去平日里的玩世不恭,认真的很。

“佛爷,你可想好了,现在还来得及,过了这儿,以后再想反悔可就不行了。”

阿念回头瞥了一眼,看见齐八爷隔着玳瑁眼镜看着张启山,平日灵动的眸子澄澈平静。而张启山也回看过去,神色平静温柔。

然后张启山伸手,抹去八爷脸上未擦净的一点胭脂,握住那人的手。

“老八,我早就想好了。绝不反悔。”

齐八爷听罢一笑,琥珀似的眸子像春风般温柔,手指轻轻戳戳对面人的心口。“那,我齐八就舍命陪君子啦。”

阿念从后视镜里看见两人温柔眷恋的眼神,笑了笑。

是的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

今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事。

 

车到张府门口时,九门的几位已经到了。二爷携着夫人笑盈盈地迎上来道喜,身后还跟着一脸不情愿的陈皮。三爷坐着轮椅,拱了拱手,阴森的脸色放松不少,还少见的有几许笑意。五爷和九爷一齐上前来恭喜。早先捉弄了八爷佛爷的霍三娘也到场了。六爷还是不怎地爱说话,贺礼一放就蹲坐在椅子上喝茶。

五爷乐呵呵边捧着三寸钉边冲八爷挑眉眨眼:“佛爷可算把你这个祸害给收了。”

“嘿狗五你……”眼看八爷要炸毛,张启山忙把他一揽:“来来,诸位里面请。”

 

众人落座,阿念指挥着丫鬟下人端茶倒水地招呼,几人谈笑着,等着二位新人上场。

 

司仪是张副官,换了一身褐色长衫倒也显得儒雅不少,平日里板着的娃娃脸今日也笑得格外孩子气。

张启山和齐八爷各一身款式一样的喜服,身上系着红绸缎,隔了段距离立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阿念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七年了,七年了呀,齐叔终于进她家门了!

从素不相识到相知相依,他俩经历了太多。可喜的是,他们终究还是走在了一起,不管有什么,他们都将一起面对。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宾主尽欢。不管乱世如何,今日的张府是快活的。平日里在长沙城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聚在这里笑谈,仅仅是为好友的终成良缘庆祝,不关俗世是非。

 

九爷弄了台照相机,想趁着今日留张影。排好位子,佛爷和八爷在最中,张副官立在一旁,宾客们环绕两边。

“阿念,来这边。”张启山唤道。把有点愣住的闺女拉到他和齐八爷中间,阿念有点愣愣地抬头看着自家爹爹,再看看笑得一脸温柔的八爷,也绽出个笑脸来。

这就是一家人啊。

 

“咔擦”一声,众人的影像收进照片里。

 

这张照片成了阿念最珍贵的东西,陪伴着她和这个家走过无数的风风雨雨。

无论过了多少年,照片里的人都不会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完结啦完结啦~

这是我第一篇完结的长一点的文,原本的十章拖了这么久,我发现我还真是一写长点就容易坑啊(哭笑不得)

原本只是一个存在手机里YY的脑洞,某天脑子一热就写出来了,文笔各种小白不正经结果居然有很多小伙伴在看真的好感动(泪流)

非常谢谢大家(九十度鞠躬)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