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稀饭同志,在和别人单挑的时候用厄运震慑是不算数的(严肃)

我怎么打的过你嘛我就是个菜鸡呜啊啊啊放我下来我要买东西啊啊啊啊啊不要做首飞啊啊啊😭

恭喜杰克移速在无数次暗改后迎来官方的明改🙃
(呜呜呜要自闭了)

【塔药】变形紊乱症的新型疗法

变形紊乱症的新型疗法(mtmte塔药)
AU设定,一个大家都和平相处的世界, ooc瞩目,是个狗血又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没头没脑的傻故事,逻辑被我吃了(bushi

药师气得想砸东西。
忙碌了一天又被紧急大手术搞得筋疲力尽,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在一片漆黑的客厅里被不知名的东西狠狠绊倒,任谁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一巴掌拍开感应灯,客厅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横七竖八,地板上散落着几个变形齿轮,新鲜的,还沾着不知哪个倒霉鬼的能量液。罪魁祸首正躺在客房里安安稳稳地充电,脑袋底下说不定还枕着本威震天诗集。
飞机医生不得不深呼吸几次才勉强压下踹开房门拔掉大坦克充电线的冲动,烦躁地捏捏眉头,自己动手打扫起来。
触碰到变形齿轮时,药师犹豫了一会,还是快速地像扔垃圾一般把这些圆滚滚的小球丢进冷藏柜的小角落,然后狠命擦洗地板和桌面。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第二天早上塔恩坐在餐桌旁边捧着杯能量热饮毫无歉意地耸耸肩,“几个倒霉家伙找到这儿了,我不得不把他们赶出去。放芯,尸体都处理掉了。至于变形齿轮,你知道的,我的一点小爱好。”
药师快准狠地把盘中的能量块切成等边三角形。不充足的睡眠让医生格外烦躁。“下不为例。”

药师平时在正常医院上班。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手术台上,塔恩腰上开了个大洞,脊柱差点被打断,药师在后脑勺全程顶着把枪的情况下帮他补好了,结束后塔恩对他的医术和性格相当满意,一来二往的,两人就认识了。药师算塔恩半个私人医生。

某天忙到半夜的药师不幸被俩陌生的TF堵在小巷里,然后带着抑制夹钳旁观了突然窜出来的暗紫色大坦克光镜发红在线爆头。
“晚上好,医生,我可能有点小麻烦,最近能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吗?”
“可以。”药师冷静地擦擦溅到脸上的脑周液,“帮我把夹钳弄掉,然后不许弄脏房间。”

每天早出晚归的两人相处得还算相安无事,药师有洁癖,屋子里永远弥漫着淡淡消毒水和清洁剂的味道,少得可怜的家居日用品永远摆放整齐。只要塔恩不弄乱房间,无论是有人来偷袭还是卡隆来给塔恩送变形齿轮,药师都不会反对。
塔恩胳膊上那杆加农炮又不是摆设。
但一个大坦克不停地在你面前变形来变形去的真的看起来怪神经的。

“上次惹上的麻烦差不多解决完了。什么时候回去老地方?”定期来“探望”自家队长的卡隆放下一箱“补给品”,“还是说你不打算回去了?”
“嗯哼。”塔恩明显心情很不错,“有什么问题吗?”
电椅用没有光镜的俩窟窿面无表情盯着他看了一会。“追人不是这么追的。”然后不管不顾地从窗户翻出去,完全不理会仿佛被噎到了的自家队长。

结果晚上药师拎了两大箱高纯回来,啥都没说先咣当一声砸地上,自己麻溜打开一罐一仰脖子干了,然后对拿着威震天诗集愣神的塔恩指了指另一箱。
“喝。”言简意赅,一边说一边又打开一罐高纯。
拿着高纯的塔恩一脸懵,但还是打开灌了。白送的高纯不喝白不喝。
药师很快喝高了,小医生明显酒量不行,扔掉瓶子摇晃着爬到塔恩身上,恶狠狠地扯住他的面甲。
“你这顽固的老混蛋!”醉酒的小飞机光景迷离,毫不客气地冲他吼,“没想到还真有人受得了你的臭脾气,还真是……呃啊!”
紫色坦克一把拎起小飞机,利落地扔到充电床上。

第二天药师指着塔恩大骂:“乘人之危的炉渣!”
“亲爱的医生,我记得昨天晚上你似乎很舒服的样子。”
“滚!”
药师把充电毯砸到他身上。
塔恩没问药师昨晚为什么忽然想喝酒,药师也没说。

之后两人也没再提这件事,照常相处着,直到某天早晨。
“既然你暂时不打算走的话,来配合一下我的治疗方案怎么样?”药师边低头切着能量块边说,盘子里是一个个整齐的小立方体。
“什么治疗方案?我想我现在的状况应该不需要什么治疗的吧。”塔恩有点好奇,毕竟这段时间药师一直没对他的事情有什么关注,现在忽然说什么“治疗”……
“有关变形紊乱症的。”
紫坦克面具后的红色光镜眯了起来。有点意思。
“正好我最近在研究新的治疗方法,怎样,要试试吗?”
塔恩放下诗集,愉快地回应。
“好啊,听起来不错的样子。”
他还不知道他答应了什么。

“……这就是你说的‘治疗方案’?”
“是,有问题吗?”
塔恩心情复杂地坐在满是变形齿轮图案的沙发上,捏起同样印满变形齿轮图案的靠枕,犹豫了好久还是丢开了。
药师端来一个圆滚滚的变形齿轮,啪的一声掰开,半球形的杯子里是热气腾腾的能量热饮。
“厌恶疗法。”
塔恩发誓他看见药师笑了。
绝对的。

药师把家里一切能改的东西全改成了变形齿轮的样子。连能量块也是。某天霸王看到装满变形齿轮形状能量点心的盒子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
塔恩和他打了一架,并针对霸王最近追求某典狱长却把人家搞得精神衰弱的事情狠狠嘲讽了一通。
然后他们又打了一架。

自家小队也对他们老大感到很震惊。
“老大这是……?”
泰萨拉斯和海拉斯端着盘子不知所措,青丘一边用古赛博坦语小声嘟囔着“嚼嚼都不吃这玩意”一边走开。卡隆把一盘能量碎喂给涡轮狐狸。“老大开心就好。”
反正他看起来也挺开心的。跟看威震天诗集一样。

虽然是玩笑一样的治疗,但不得不说确实有点作用,这个月塔恩对变形齿轮的依赖程度明显降低了,变形次数也没那么频繁了。药师对此十分满意。
“做的不错,看起来效果很明显。”
塔恩挪开面前的变形齿轮半球杯,走近机翼尖似乎都在开心抖动的医生。“那么,我可以要点小奖励吗?”
药师也没有反抗,任凭塔恩把他压在充电床上。两人保持这个姿势对视了好久,紫色坦克终于无奈地从面具后面叹了口气。
“能把充电毯上的齿轮去掉吗?这几天看得我脑模块疼。”
飞机医生瞬间爆发出一阵狂笑。

后来塔恩开始习惯每天满眼都是变形齿轮的情况,药师也开始习惯每天有人像唱歌一样念诗。
塔恩的嗓音是不错的,低沉有磁性,偶尔哼起小调也很好听,有安抚心神的效用。

对其他事物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转移对变形的过度热爱,起到缓解甚至解决变形紊乱症的作用。

“先生您不能进去,现在是午休时间,前面是员工休息室,先生……!”急救员试图拦下这个擅自闯入的紫色高大tf,奈何红白急救车的体型根本对大坦克起不了什么阻碍,眼睁睁地看着他推开外科主任的房门。
小护士长急得直跳脚。完啦完啦这下肯定要挨骂了。主任最讨厌被打扰啊这下肯定完啦。

“给我一个你在午休时间打扰我的理由。”药师头也不抬,继续填写资料。
塔恩自顾自地拉开椅子坐下,像个真正来问诊的病人。“医生,我发现我的变形紊乱症的确有所缓解。”
“那很好,说明治疗方案很有效用。”
“但是,由于这个治疗方案给我造成了一些困扰,所以 ,能否先暂停一下?”
药师依旧低头书写。“当然可以。只要你保证后续不会再复发。”
“那我可保证不了。”
“哦,那真遗憾。”

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塔恩慢慢靠过来,双手撑在桌上直视小飞机漂亮的角徽。
“不过,如果是医生你亲自监督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复发了。”

“好。”药师放下笔,抬起头来直视塔恩,“我接受了。”

“So, give me a small award?”
“Well, let me think about it……Of course yes.”

然后他们笑着接吻。
END

(门外的小急救:噢噢噢噢噢噢???!
路过的腿哥:别看了快走

深夜匹配到了舞女奈奈!!!
奈奈玩人也好厉害的(´゚ω゚`)
可惜红蝶带了失常最后一台机子死活开不了输了……赛后掉线了小剧场也没看见qwq
感觉红蝶也是粉丝(。ò ∀ ó。)

在lof吃粮的我和打游戏的我基本上是两个人……
不论多喜欢杰佣,游戏里玩人被佣兵坑了都会气到飙脏话,玩杰克也要捶死所有人包括佣兵
我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做了贱虫电影同框的梦啊啊啊(激动到飞起)
大概是我和基友去看死侍2,贱贱碰见了正在生闷气还是中学生的虫,具体是哪只虫不知道为什么没看清,贱贱就以大人的角度开导他,后来两人发展成无话不谈的朋友,期间还穿插了预告片里的好多人物,一次贱和反派boss决斗的时候把虫牵扯进来了,贱贱那是还以为虫只是个普通学生,一下子就很着急,反派把虫从高楼上扔出去,结果虫荡着丝安全着陆,顺便还把反派一脚踢飞了,降落后戴着头套对完全惊呆的贱耸耸肩说了句“Well,I'm spiderman,now you konw it.”当时我和基友在电影院里激动得喊着同框了同框了终于同框了,幸福得不得了。结果醒来发现是梦的时候真的超级难过……

终于!!!我也是抱过奈布的杰克了啊啊啊(旋转跳跃)
而且是野生的!野生的!!!
特别可爱的原皮小奈布!!开局爆米花把我引过去,然后跑开了,就在我心灰意冷走开的时候他追着我又回来啦(/ω\)
待在板子后面也不砸我,就原地躺倒等我,我鼓起勇气打了一下,结果也没跑,抱起来也不挣扎(๑>؂<๑)
我的天运气太好了!!!
然后我就抱着他去修密码机,他也非常懂的就挣扎下来了,而且修密码机前还先躺倒小小皮一下,等我过去才起来解机子,一边解机子一边陪我涂鸦玩。抱他去开门也很乖,我一走远就躺倒,门开了也不走,躺倒求抱抱,送出去了也很懂的挣扎下来,走之前还画了涂鸦(⁄ ⁄•⁄ω⁄•⁄ ⁄)
我太幸福啦!!!(旋转尖叫)
加了好友发现原来是个很会玩的小哥哥😊

美中不足的是看奈布开大门的时候被远道而来的空军小姐姐打了一枪……不过算啦这不重要

挂人。
微博名:张晓建
盗图达人,范围包括第五人格各种cp,基本上是盗热度高的,还去水印,删评论。开脱理由是他不是从作者那拿的图。
微博只能举报一次,希望大家多多举报他,和这种人吵小心被咬,直接举报吧。

【段子】自我厌恶(杰佣)

自我厌恶(杰佣)

私设病症:【灰化症】:病因:接受到身边人的过量的恶意(如厌恶,疏远等负面情绪),并自身产生自我厌恶的情绪。表现:初期身体会产生尖锐痛感,部分肢体有时会暂时失去知觉,中期肢体会产生裂纹,不加处理会灰质化,后期身体会逐渐开始消失,留下少许灰烬。解决方法:爱人的珍视

 

一个傻傻的不知所云的脑洞,文笔小白,各种ooc瞩目

小奈布是最好的!!!

 

 

 

裂纹加深了。

奈布把解开的绷带缠回去,缠得比以往更紧了些。裂纹处的疼痛不太舒服,但还在能忍受的范围。他试着深呼吸,努力把不适感压下来。

“奈布先生请不要再受太多伤了。”医生些为难地说。“嗯…你知道的,最近医疗资源有点紧缺,所以…这也是为你自己好。”

还是不要去打扰艾米丽小姐了。

 

他见过这种奇怪的病,一旦染上,基本没有痊愈的可能。

开始是疼痛,偶尔手臂或腿不太灵活,他起初并未在意,只当是战时旧伤的遗留。直到最近身上开始出现裂纹,他才略迟钝地察觉不对劲。

其实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吧。

他看向镜子里的脸。

不会带来胜利的武器是没有用的。

 

来到餐桌前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除了玛尔塔小姐礼貌性地对他点头示意,其他人都噤声盯着他看。奈布没有说话,走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怎么又是他啊,这局能赢吗。”

“没什么技能也不会开密码机,只有跑得快了吧。”

“好麻烦。”

声音刻意压低后还是能够被听见。

奈布不动声色地按了按手臂。

又开始疼了。

 

再次尝试解密码机,头很疼,校准失败的电火花也很疼。

一起解码的律师有点不满。“请专心一点,佣兵先生,这样会引来监管者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心脏开始跳动。奈布翻过窗子,果然看见艾玛小姐正在逃跑。身后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不紧不慢的步伐和钢铁利爪。

是“开膛手杰克”。

 

利爪落下时他利落地冲出去接下,确保艾玛小姐已经安全离开,监管者不带感情的目光落在身上。

他笑了。“游戏开始了,杰克先生。”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杰克追得很紧,好几次红光已经笼罩了他,奈布不得不用护腕躲开。

背上的伤口很疼,电报机的声音钻进来,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

没事的。

跃过木板,左腿忽然间的麻木让他有点身形不稳,踉跄地转过弯。其他人都在解密码机,没有谁来帮他。

还差一点。

趁着喘息的间歇他看见裂纹蔓延出绷带,开始灰质化的皮肤已经掉落了一大片。

现在还不可以。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

刺耳的声音响起,求生门打开了。

 

“大家都到齐了吧,有人被落下吗?”

“佣兵好像还没来。”

“那种人怎样都好啦,好不容易逃出来,快走快走。”

 

其他人都逃出去了吗。

那就好。

 

再次翻窗时他趔趄一下,然后狠狠摔了出去。

这么快就到后期了吗。

他瘫坐在地上,裤脚空空的,小腿以下的部分已经不见了。

这样也好。

红光闪过,迷雾里走出杰克的身影。

 

“你也不用把我送回去了,”奈布靠在墙角,病症带来的疼痛让他有点费力,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如你所见,我大概马上就要死了。”

监管者没有其他动作。良久,声音从面具底下传出。

“庄园里不会有人死去。”

他嗤笑了一声。“是吗……那我大概是第一个破例的了……”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

反正也没有人会关心。

 

既然都那么讨厌我。

像我这样的人,果然还是消失比较好。

 

“不会。”

监管者弯下腰,将佣兵抱了起来。

“你不会死的,奈布▪萨贝达。”

面具摘下,是和生前别无二致的优雅面容。杰克俯下身,亲吻了奈布的额头,没有利爪的那只手擦过雇佣兵眼角的泪痕。

“因为我会爱你。”

 

END

小奈布是最好的啊啊啊!!!(哭着呐喊)


私设病症:【灰化症】:病因:接受到身边人的过量的恶意(如厌恶,疏远等负面情绪),并自身产生自我厌恶的情绪。表现:初期身体会产生尖锐痛感,部分肢体有时会暂时失去知觉,中期肢体会产生裂纹,不加处理会灰质化,后期身体会逐渐开始消失,留下少许灰烬。解决方法:爱人的珍视


好像脑补了很虐的梗(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