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做了贱虫电影同框的梦啊啊啊(激动到飞起)
大概是我和基友去看死侍2,贱贱碰见了正在生闷气还是中学生的虫,具体是哪只虫不知道为什么没看清,贱贱就以大人的角度开导他,后来两人发展成无话不谈的朋友,期间还穿插了预告片里的好多人物,一次贱和反派boss决斗的时候把虫牵扯进来了,贱贱那是还以为虫只是个普通学生,一下子就很着急,反派把虫从高楼上扔出去,结果虫荡着丝安全着陆,顺便还把反派一脚踢飞了,降落后戴着头套对完全惊呆的贱耸耸肩说了句“Well,I'm spiderman,now you konw it.”当时我和基友在电影院里激动得喊着同框了同框了终于同框了,幸福得不得了。结果醒来发现是梦的时候真的超级难过……

终于!!!我也是抱过奈布的杰克了啊啊啊(旋转跳跃)
而且是野生的!野生的!!!
特别可爱的原皮小奈布!!开局爆米花把我引过去,然后跑开了,就在我心灰意冷走开的时候他追着我又回来啦(/ω\)
待在板子后面也不砸我,就原地躺倒等我,我鼓起勇气打了一下,结果也没跑,抱起来也不挣扎(๑>؂<๑)
我的天运气太好了!!!
然后我就抱着他去修密码机,他也非常懂的就挣扎下来了,而且修密码机前还先躺倒小小皮一下,等我过去才起来解机子,一边解机子一边陪我涂鸦玩。抱他去开门也很乖,我一走远就躺倒,门开了也不走,躺倒求抱抱,送出去了也很懂的挣扎下来,走之前还画了涂鸦(⁄ ⁄•⁄ω⁄•⁄ ⁄)
我太幸福啦!!!(旋转尖叫)
加了好友发现原来是个很会玩的小哥哥😊

美中不足的是看奈布开大门的时候被远道而来的空军小姐姐打了一枪……不过算啦这不重要

挂人。
微博名:张晓建
盗图达人,范围包括第五人格各种cp,基本上是盗热度高的,还去水印,删评论。开脱理由是他不是从作者那拿的图。
微博只能举报一次,希望大家多多举报他,和这种人吵小心被咬,直接举报吧。

【段子】自我厌恶(杰佣)

自我厌恶(杰佣)

私设病症:【灰化症】:病因:接受到身边人的过量的恶意(如厌恶,疏远等负面情绪),并自身产生自我厌恶的情绪。表现:初期身体会产生尖锐痛感,部分肢体有时会暂时失去知觉,中期肢体会产生裂纹,不加处理会灰质化,后期身体会逐渐开始消失,留下少许灰烬。解决方法:爱人的珍视

 

一个傻傻的不知所云的脑洞,文笔小白,各种ooc瞩目

小奈布是最好的!!!

 

 

 

裂纹加深了。

奈布把解开的绷带缠回去,缠得比以往更紧了些。裂纹处的疼痛不太舒服,但还在能忍受的范围。他试着深呼吸,努力把不适感压下来。

“奈布先生请不要再受太多伤了。”医生些为难地说。“嗯…你知道的,最近医疗资源有点紧缺,所以…这也是为你自己好。”

还是不要去打扰艾米丽小姐了。

 

他见过这种奇怪的病,一旦染上,基本没有痊愈的可能。

开始是疼痛,偶尔手臂或腿不太灵活,他起初并未在意,只当是战时旧伤的遗留。直到最近身上开始出现裂纹,他才略迟钝地察觉不对劲。

其实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吧。

他看向镜子里的脸。

不会带来胜利的武器是没有用的。

 

来到餐桌前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除了玛尔塔小姐礼貌性地对他点头示意,其他人都噤声盯着他看。奈布没有说话,走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怎么又是他啊,这局能赢吗。”

“没什么技能也不会开密码机,只有跑得快了吧。”

“好麻烦。”

声音刻意压低后还是能够被听见。

奈布不动声色地按了按手臂。

又开始疼了。

 

再次尝试解密码机,头很疼,校准失败的电火花也很疼。

一起解码的律师有点不满。“请专心一点,佣兵先生,这样会引来监管者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心脏开始跳动。奈布翻过窗子,果然看见艾玛小姐正在逃跑。身后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不紧不慢的步伐和钢铁利爪。

是“开膛手杰克”。

 

利爪落下时他利落地冲出去接下,确保艾玛小姐已经安全离开,监管者不带感情的目光落在身上。

他笑了。“游戏开始了,杰克先生。”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杰克追得很紧,好几次红光已经笼罩了他,奈布不得不用护腕躲开。

背上的伤口很疼,电报机的声音钻进来,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

没事的。

跃过木板,左腿忽然间的麻木让他有点身形不稳,踉跄地转过弯。其他人都在解密码机,没有谁来帮他。

还差一点。

趁着喘息的间歇他看见裂纹蔓延出绷带,开始灰质化的皮肤已经掉落了一大片。

现在还不可以。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

刺耳的声音响起,求生门打开了。

 

“大家都到齐了吧,有人被落下吗?”

“佣兵好像还没来。”

“那种人怎样都好啦,好不容易逃出来,快走快走。”

 

其他人都逃出去了吗。

那就好。

 

再次翻窗时他趔趄一下,然后狠狠摔了出去。

这么快就到后期了吗。

他瘫坐在地上,裤脚空空的,小腿以下的部分已经不见了。

这样也好。

红光闪过,迷雾里走出杰克的身影。

 

“你也不用把我送回去了,”奈布靠在墙角,病症带来的疼痛让他有点费力,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如你所见,我大概马上就要死了。”

监管者没有其他动作。良久,声音从面具底下传出。

“庄园里不会有人死去。”

他嗤笑了一声。“是吗……那我大概是第一个破例的了……”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

反正也没有人会关心。

 

既然都那么讨厌我。

像我这样的人,果然还是消失比较好。

 

“不会。”

监管者弯下腰,将佣兵抱了起来。

“你不会死的,奈布▪萨贝达。”

面具摘下,是和生前别无二致的优雅面容。杰克俯下身,亲吻了奈布的额头,没有利爪的那只手擦过雇佣兵眼角的泪痕。

“因为我会爱你。”

 

END

小奈布是最好的啊啊啊!!!(哭着呐喊)


私设病症:【灰化症】:病因:接受到身边人的过量的恶意(如厌恶,疏远等负面情绪),并自身产生自我厌恶的情绪。表现:初期身体会产生尖锐痛感,部分肢体有时会暂时失去知觉,中期肢体会产生裂纹,不加处理会灰质化,后期身体会逐渐开始消失,留下少许灰烬。解决方法:爱人的珍视


好像脑补了很虐的梗(捂脸

超话回来啦啊啊啊啊!

做梦梦见大腐的华福接吻了......
大概就是他们在水下揍反派来着,萝卜福忽然呛水,裘花马上游过去给他渡口气,萝卜一脸惊讶。然后裘花好像想起来他俩的前世情缘,浮出水面后很生气地问萝卜你是不是都知道,萝卜一直低头不说话,气得裘花又吻了他。。。
来接应的探长一脸懵。。。

啊啊啊这莫不是大腐3的预兆(别傻了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十)(完结)

十、喜结连理

张府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全府上下十几口人里里外外到处收拾,上上下下好一顿折腾。地板擦得锃亮发光,家具摆设一尘不染。厨房里也忙着准备各种菜肴。屋里挂好了大红丝绸,点上红蜡烛,原本清冷严肃的府邸一片喜气洋洋。

为啥?

因为今天是张大佛爷张启山的大日子。

你说和谁?

除了和齐八爷还能有谁。

 

张家的车队一大早就在齐八爷的算命铺子前停着了,一水儿的黑亮小轿车,军装笔挺的亲兵小哥,打头那辆最干净最洋气的就是张启山的。

可目前一身喜服褂袍的张大佛爷心情并不是很好。

从伙计小满跑来说八爷还收拾两下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这一大队人就在老茶营门口愣愣站了一个时辰。

哪有接亲接成这样的。

怕不是八爷老毛病又犯了。

齐八爷哪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碰上出乎意料的事总有点退意,有时候是做给别人看的,有时候是他心底真的没底。和佛爷成亲这事儿估计齐八爷以前从没想过,虽然前几天谈得好好的,今儿个要来真的,怕还是有点紧张的。

 

阿念和张副官小心翼翼地瞅了眼脸色黑成锅底气压低到极致的张大佛爷,俩人一对视,觉得必须马上得干点啥。

“我先进去看看。”阿念赶紧起身,浅红的袄裙裙摆一溜烟就进去了。

再不干点啥她爹就要当街爆炸了。

 

结果一进门就愣了,满屋子的香水脂粉味,齐八爷正被霍三娘在梳妆台前摁着脑袋上妆,几个霍家女伙计手里捧着新上的胭脂水粉和花里胡哨的头饰,个个笑盈盈的围着。

“别动!”霍三娘正捏着只眉笔给齐八爷画眉,欲哭无泪的八爷扭来扭去试图躲开,结果眉笔一歪直接划到了额头上,惹得霍当家一个皱眉。

“老八你扭什么呢!都画歪了,擦掉重来!”

“诶呦,三娘你就饶了我吧……”

一旁的女伙计还乐呵呵地起哄。“八爷试试这个。”“八爷您看这个怎么样。”“八爷我觉得这个特别适合您。”

看得阿念真不知道该说啥了。咳嗽两声把提醒这有个人了。

“额……三娘,你这是……?”

“哟,阿念来啦,来看看我画的怎么样。”霍三娘得意洋洋,“今儿可是佛爷和八爷的大日子,我堂堂霍家当家亲自出马,够有诚意了吧。”

阿念一瞅,八爷白净的脸被胭脂涂得花里胡哨,不仅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被霍家小姐姐们揉捏画脸的惨痛回忆。

啊啊,霍家的女人真是相当可怕呢。

 

“大老爷们涂什么胭脂。擦了。”

众人忙回头,一脸不爽的张大佛爷正杵在门口,没等反应过来,张启山三步两步跨到八爷面前,随手拿旁边的湿布往齐八爷脸上擦,齐八爷唉唉地喊轻点轻点。

霍三娘也不拦着,挑眉一笑。“还以为佛爷耐性有多好,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好不容易擦完,张启山把齐八爷一把扛起就往外走。

“我可是等了七年了。”

 

走至门前,霍三娘又出声叫住阿念“阿念呐,看好你爹,小心把老八欺负了。”

阿念一笑,冲霍三娘眨眨眼。“放心吧三娘,我爹会照看好齐叔的。”

 

“诶诶诶佛爷您干什么呀街坊邻居都看着呢快放我下来!”

细胳膊细腿的齐八爷一顿扑腾,结果还是被张启山结结实实地圈着腰扛到车上,阿念也跟着往进一钻。车门一关,车队就不紧不慢地开走了,就剩下老茶营里的邻里嗑完瓜子准备回去。

媳妇不出门怎么办?没事,扛着走就行。

 

“我说八爷你早出来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嘛,非要佛爷进去捞你。”开车的张副官瞄了眼被张启山圈在怀里的八爷,半是调笑地说。

八爷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马上跳起来反驳。“是我不想出来吗!三娘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算命的,哪能拗得过她胡来!”

张副官和阿念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你紧张。”从上车一直没出声的张启山忽然开口,吓得齐铁嘴一愣。

“没……没有啊,佛爷你说什么呢……”

“没你的允许霍当家能玩那么久?”

“……”

 

车里一片寂静,隔了一会,八爷才重新开口,声线比平日里沉稳不少,眉眼里敛去平日里的玩世不恭,认真的很。

“佛爷,你可想好了,现在还来得及,过了这儿,以后再想反悔可就不行了。”

阿念回头瞥了一眼,看见齐八爷隔着玳瑁眼镜看着张启山,平日灵动的眸子澄澈平静。而张启山也回看过去,神色平静温柔。

然后张启山伸手,抹去八爷脸上未擦净的一点胭脂,握住那人的手。

“老八,我早就想好了。绝不反悔。”

齐八爷听罢一笑,琥珀似的眸子像春风般温柔,手指轻轻戳戳对面人的心口。“那,我齐八就舍命陪君子啦。”

阿念从后视镜里看见两人温柔眷恋的眼神,笑了笑。

是的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

今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事。

 

车到张府门口时,九门的几位已经到了。二爷携着夫人笑盈盈地迎上来道喜,身后还跟着一脸不情愿的陈皮。三爷坐着轮椅,拱了拱手,阴森的脸色放松不少,还少见的有几许笑意。五爷和九爷一齐上前来恭喜。早先捉弄了八爷佛爷的霍三娘也到场了。六爷还是不怎地爱说话,贺礼一放就蹲坐在椅子上喝茶。

五爷乐呵呵边捧着三寸钉边冲八爷挑眉眨眼:“佛爷可算把你这个祸害给收了。”

“嘿狗五你……”眼看八爷要炸毛,张启山忙把他一揽:“来来,诸位里面请。”

 

众人落座,阿念指挥着丫鬟下人端茶倒水地招呼,几人谈笑着,等着二位新人上场。

 

司仪是张副官,换了一身褐色长衫倒也显得儒雅不少,平日里板着的娃娃脸今日也笑得格外孩子气。

张启山和齐八爷各一身款式一样的喜服,身上系着红绸缎,隔了段距离立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阿念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七年了,七年了呀,齐叔终于进她家门了!

从素不相识到相知相依,他俩经历了太多。可喜的是,他们终究还是走在了一起,不管有什么,他们都将一起面对。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宾主尽欢。不管乱世如何,今日的张府是快活的。平日里在长沙城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聚在这里笑谈,仅仅是为好友的终成良缘庆祝,不关俗世是非。

 

九爷弄了台照相机,想趁着今日留张影。排好位子,佛爷和八爷在最中,张副官立在一旁,宾客们环绕两边。

“阿念,来这边。”张启山唤道。把有点愣住的闺女拉到他和齐八爷中间,阿念有点愣愣地抬头看着自家爹爹,再看看笑得一脸温柔的八爷,也绽出个笑脸来。

这就是一家人啊。

 

“咔擦”一声,众人的影像收进照片里。

 

这张照片成了阿念最珍贵的东西,陪伴着她和这个家走过无数的风风雨雨。

无论过了多少年,照片里的人都不会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完结啦完结啦~

这是我第一篇完结的长一点的文,原本的十章拖了这么久,我发现我还真是一写长点就容易坑啊(哭笑不得)

原本只是一个存在手机里YY的脑洞,某天脑子一热就写出来了,文笔各种小白不正经结果居然有很多小伙伴在看真的好感动(泪流)

非常谢谢大家(九十度鞠躬)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九)

九、秋后算账
阿念想掀桌。然而一想到这是新买的八仙桌就有点心疼,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转而去院子里劈木桩子。
陆建勋那个王八蛋居然停了她爹的职!!
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拎着烧火棍把那家伙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可是张启山不让,她也知道一时冲动会坏事,可是一想到那家伙现在正堂而皇之地坐着她爹拼死拼活才得来的位子,这火就一个劲儿地往上冒,压都压不下去。
简直气死人了!!想着想着又劈碎了两根木桩。
一旁的丫鬟端着盘子胆战心惊地走过,怎么出了趟远门脾气还变坏了。

张启山倒不怎么在意,权当休假,住进城北新开的会心斋,私底下着手收拢被打击的张家各部,一点点恢复各盘口的势力,明面上请了东北的瑞贝勒来长沙做客,说是要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感谢贝勒爷在东北鼎力相助。
贝勒爷脸笑成一朵花,天天围着张启山转,又是喝酒又是看戏,时不时来个郊游,吃这个吃那个的,热情得不得了。
搞得阿念都要怀疑这瑞贝勒是不是看上她爹了。她想像了一下俩人凑在一起温情脉脉你侬我侬的画面,然后狠狠哆嗦了一下。
当然贝勒爷也不是纯来玩的,前清王爷的身份对于来历不明的会心斋正是再好不过的掩护。
人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多大都不过分。
毕竟是真有钱。

另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大概就是张启山和齐八爷的令人可喜可贺的进展了。白乔寨那段日子两人形影不离,齐八爷悉心照料无微不至,张启山虽然失了神智还是能分得出好歹,然后他就借着心魔附体的劲儿亲了齐八爷。
也许失了智也是个好事。
不管怎么样,这俩总算是把窗户纸给捅了个彻底,谢天谢地,七年了总算修成正果了。
现在这俩一间房一张床,腻歪得跟小两口似的。
张副官表示没眼看。想小陈皮,嘤。

阿念倒是没和她爹一起,而是住张府,一来是为掩人耳目,迷惑陆建勋。每天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给张府里的眼线们看。二来是为了安抚人心,稳定那些长沙城里站在九门和张家这边的势力。
如今的长沙城可不大太平。陆建勋和裘德考还有一帮日本人勾结,积攒了一些势力,搞得长沙城乌烟瘴气,有些本来就摇摇摆摆的墙头草也有倒向他们的。可九门众人也不是吃素的,红府有二月红陈皮守着像个铜墙铁壁,其余人也严阵以待,双方僵持着,一时间还都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可谁都知道难免会有一战,就看是谁先迈出这一步了。
结果没过几日,长沙城出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九门四爷被仇家暗杀了。
看来还是陆建勋先耐不住性子了。

虽然四爷平日里与其他八门来往甚少,成天摆着个难看到家的黑脸不招人待见,防备心又重,毕竟还是九门中人,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总得给个交代。
某日,会心斋仍旧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后院某个小房间,八位长沙城响当当的大人物悄没声围坐着,一合计,啥也别说,先搞了姓陆的。

可是要整倒陆建勋,除了他个人的势力,难办的是他的官方身份——毕竟是明面上长沙最高长官,手里还有军权,九门说到底也是民间势力,若是硬碰硬还真不大好办。
所以,要先从他的上级入手,告陆建勋的状。

这个任务交给了齐八爷和跃跃欲试的阿念。
嗯,贪污受贿,克扣军饷
玩忽职守,寻衅滋事
勾结日寇,通敌叛国
个人作风不正,勾搭良家妇女,还在醉红楼包小姐
“够了吧?”
“没,再想俩。”
俩人奋笔疾书,两天就搞定了控诉书,每庄每件都有实打实的证据,把陆建勋批得一无是处,然后通过张启山和解九爷的关系直接递到了上级的办公桌上。

更令人介意的是那个叫裘德考的洋人,背景成谜,明面上是美国商人,和陆建勋的关系却不清不楚,比起合作,更像是利用。可以说没有他,陆建勋八成翻不起这么大的浪。
张启山有种直觉,裘德考想要的东西或许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然而除了多注意裘德考的动向,他暂时也没什么办法。

不久,长沙城又出来件大事,九门二爷二月红把他的得意弟子陈皮逐出师门了。
众人纷纷猜测所谓何事。有人说陈皮早有另立门户之意,一直暗地里打他师父盘口的主意,终于被二月红发现,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去。又有人说陈皮看九门势力不如从前,想另投他人,惹恼了二月红。一时之间,谁也没个定论,九门其余当家人也无人表态。
几日后,陈皮登门拜访代理长沙布防官陆建勋,有人传言陆建勋答应扶他上九门四爷的位子,二人结为同盟,又有传言说陆建勋打起了城外矿山的主意,正在找人下墓。
又过了几日,一封请柬送上了陆建勋的案头。署名是这阵子风头正盛的会心斋老板。

三日后,徐长兴酒楼。
早早到来的陆建勋有些焦躁,已经过了半个时辰,怎么人还没到,一旁的陈皮也叉着双手一脸不耐烦。正想时,门被人推开。
来的人是张启山。
"别动。"
陆建勋慢慢扭过头,刚才还一脸不耐的陈皮正冷着脸把刀抵在他脖子上。

此刻,张府。
“你们几个,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过来么?”
阿念端坐在客厅沙发上,旁边立着管家张伯,面前几个丫鬟下人低着头不敢言语。
“不知道?”阿念冷笑一声,都到这时候还装。
“陆长官今日有贵客要见,至于见完贵客还有没有气儿来搭理你们,就不好说了。"
面前几个人登时变了颜色。
其中一人猛然扑过来,下一刻却被阿念牢牢钳住手腕,一把尖刀握在手里,怎么也挪动不了半分。
阿念打了个哈欠,“你们陆长官也太瞧不起我了,以为只派一个人就能把我困住?”
笑话,当她这么多年的功夫是白练的?
"张伯,押下去,按老规矩办。"

与此同时,长沙城里不少盘口同时被九门各家拿下,陆建勋的大本营也被几队兵围得严严实实。

他们忍得够久了,之所以拖到今天,没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今日才收到了陆建勋的撤职报告罢了。
唯一遗憾的是裘德考事先得到风声,早早跑路了。
没了盘口没了军权,合作伙伴也跑了的陆建勋,收拾起来易如反掌。

不久后,九门大会重开,许久未露面的张启山一身军装,稳稳地坐在九门之首的位子上。明晃晃地向长沙城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信息:
九门之首张大佛爷,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动得了的。

TBC
聊天聊出了一个催更的小伙伴,由此深深激起了我久不填坑的罪恶感。。。没想到还有小伙伴记得这篇啊(感动抹泪)
我要填坑。。。哪怕爬墙了我也要爬回来填坑。。虽然感觉写得越来越不咋地了。。。
下章完结,可能会有番外

在情人节失去了我第一个想撩的男人.....真是恶意满满的世界啊......

啊啊啊N你回来啊啊啊!哪怕你养狗不会聊天天天养花抓蚱蜢玩猪也可以啊啊啊啊!
(安卓党怒砸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