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九)

九、秋后算账
阿念想掀桌。然而一想到这是新买的八仙桌就有点心疼,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转而去院子里劈木桩子。
陆建勋那个王八蛋居然停了她爹的职!!
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拎着烧火棍把那家伙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可是张启山不让,她也知道一时冲动会坏事,可是一想到那家伙现在正堂而皇之地坐着她爹拼死拼活才得来的位子,这火就一个劲儿地往上冒,压都压不下去。
简直气死人了!!想着想着又劈碎了两根木桩。
一旁的丫鬟端着盘子胆战心惊地走过,怎么出了趟远门脾气还变坏了。

张启山倒不怎么在意,权当休假,住进城北新开的会心斋,私底下着手收拢被打击的张家各部,一点点恢复各盘口的势力,明面上请了东北的瑞贝勒来长沙做客,说是要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感谢贝勒爷在东北鼎力相助。
贝勒爷脸笑成一朵花,天天围着张启山转,又是喝酒又是看戏,时不时来个郊游,吃这个吃那个的,热情得不得了。
搞得阿念都要怀疑这瑞贝勒是不是看上她爹了。她想像了一下俩人凑在一起温情脉脉你侬我侬的画面,然后狠狠哆嗦了一下。
当然贝勒爷也不是纯来玩的,前清王爷的身份对于来历不明的会心斋正是再好不过的掩护。
人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多大都不过分。
毕竟是真有钱。

另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大概就是张启山和齐八爷的令人可喜可贺的进展了。白乔寨那段日子两人形影不离,齐八爷悉心照料无微不至,张启山虽然失了神智还是能分得出好歹,然后他就借着心魔附体的劲儿亲了齐八爷。
也许失了智也是个好事。
不管怎么样,这俩总算是把窗户纸给捅了个彻底,谢天谢地,七年了总算修成正果了。
现在这俩一间房一张床,腻歪得跟小两口似的。
张副官表示没眼看。想小陈皮,嘤。

阿念倒是没和她爹一起,而是住张府,一来是为掩人耳目,迷惑陆建勋。每天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给张府里的眼线们看。二来是为了安抚人心,稳定那些长沙城里站在九门和张家这边的势力。
如今的长沙城可不大太平。陆建勋和裘德考还有一帮日本人勾结,积攒了一些势力,搞得长沙城乌烟瘴气,有些本来就摇摇摆摆的墙头草也有倒向他们的。可九门众人也不是吃素的,红府有二月红陈皮守着像个铜墙铁壁,其余人也严阵以待,双方僵持着,一时间还都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可谁都知道难免会有一战,就看是谁先迈出这一步了。
结果没过几日,长沙城出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九门四爷被仇家暗杀了。
看来还是陆建勋先耐不住性子了。

虽然四爷平日里与其他八门来往甚少,成天摆着个难看到家的黑脸不招人待见,防备心又重,毕竟还是九门中人,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总得给个交代。
某日,会心斋仍旧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后院某个小房间,八位长沙城响当当的大人物悄没声围坐着,一合计,啥也别说,先搞了姓陆的。

可是要整倒陆建勋,除了他个人的势力,难办的是他的官方身份——毕竟是明面上长沙最高长官,手里还有军权,九门说到底也是民间势力,若是硬碰硬还真不大好办。
所以,要先从他的上级入手,告陆建勋的状。

这个任务交给了齐八爷和跃跃欲试的阿念。
嗯,贪污受贿,克扣军饷
玩忽职守,寻衅滋事
勾结日寇,通敌叛国
个人作风不正,勾搭良家妇女,还在醉红楼包小姐
“够了吧?”
“没,再想俩。”
俩人奋笔疾书,两天就搞定了控诉书,每庄每件都有实打实的证据,把陆建勋批得一无是处,然后通过张启山和解九爷的关系直接递到了上级的办公桌上。

更令人介意的是那个叫裘德考的洋人,背景成谜,明面上是美国商人,和陆建勋的关系却不清不楚,比起合作,更像是利用。可以说没有他,陆建勋八成翻不起这么大的浪。
张启山有种直觉,裘德考想要的东西或许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然而除了多注意裘德考的动向,他暂时也没什么办法。

不久,长沙城又出来件大事,九门二爷二月红把他的得意弟子陈皮逐出师门了。
众人纷纷猜测所谓何事。有人说陈皮早有另立门户之意,一直暗地里打他师父盘口的主意,终于被二月红发现,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去。又有人说陈皮看九门势力不如从前,想另投他人,惹恼了二月红。一时之间,谁也没个定论,九门其余当家人也无人表态。
几日后,陈皮登门拜访代理长沙布防官陆建勋,有人传言陆建勋答应扶他上九门四爷的位子,二人结为同盟,又有传言说陆建勋打起了城外矿山的主意,正在找人下墓。
又过了几日,一封请柬送上了陆建勋的案头。署名是这阵子风头正盛的会心斋老板。

三日后,徐长兴酒楼。
早早到来的陆建勋有些焦躁,已经过了半个时辰,怎么人还没到,一旁的陈皮也叉着双手一脸不耐烦。正想时,门被人推开。
来的人是张启山。
"别动。"
陆建勋慢慢扭过头,刚才还一脸不耐的陈皮正冷着脸把刀抵在他脖子上。

此刻,张府。
“你们几个,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过来么?”
阿念端坐在客厅沙发上,旁边立着管家张伯,面前几个丫鬟下人低着头不敢言语。
“不知道?”阿念冷笑一声,都到这时候还装。
“陆长官今日有贵客要见,至于见完贵客还有没有气儿来搭理你们,就不好说了。"
面前几个人登时变了颜色。
其中一人猛然扑过来,下一刻却被阿念牢牢钳住手腕,一把尖刀握在手里,怎么也挪动不了半分。
阿念打了个哈欠,“你们陆长官也太瞧不起我了,以为只派一个人就能把我困住?”
笑话,当她这么多年的功夫是白练的?
"张伯,押下去,按老规矩办。"

与此同时,长沙城里不少盘口同时被九门各家拿下,陆建勋的大本营也被几队兵围得严严实实。

他们忍得够久了,之所以拖到今天,没什么别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今日才收到了陆建勋的撤职报告罢了。
唯一遗憾的是裘德考事先得到风声,早早跑路了。
没了盘口没了军权,合作伙伴也跑了的陆建勋,收拾起来易如反掌。

不久后,九门大会重开,许久未露面的张启山一身军装,稳稳地坐在九门之首的位子上。明晃晃地向长沙城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信息:
九门之首张大佛爷,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动得了的。

TBC
聊天聊出了一个催更的小伙伴,由此深深激起了我久不填坑的罪恶感。。。没想到还有小伙伴记得这篇啊(感动抹泪)
我要填坑。。。哪怕爬墙了我也要爬回来填坑。。虽然感觉写得越来越不咋地了。。。
下章完结,可能会有番外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