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段子】药师的三次尝试

Once
陈列架上摆满了变形齿轮,一个一个整齐地排列着。谁也不会想到这间废弃已久的仓库里藏着这样的秘密。
药师靠坐着墙打开火种舱,蓝色的火种跳跃着,燃烧着,让他想起病人临死前熄灭的光镜。
手术刀握在手里,很稳,如同切割器官一样精确。
只要一下,他就可以结束一切。
只要简单的一下。

“药师!昨天送来的病人出现火种衰竭,需要紧急手术!”
救护员在内线呼叫他。

手术刀掉在了地上,激起小小的回音。
药师没有捡起它。
“我马上来。”
他淡然回复,声音冷静平稳。

Twice
锈水一点点流淌,在纯白的雪地里醒目得过分。低温逐渐封锁住手腕的断口,浅色能量液慢慢凝结。

很疼,浑身都疼。无缓冲高处坠落,腐蚀内部的红锈病,
药师本来可以变形逃走,去哪里都好,疫苗的配方早已烂熟于心,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能活下去。可是他没有。

梅塞庭的雪景很美。
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身上,逐渐堆积起来,掩埋住雪下的一切。
好冷啊。
失去意识前他这么想着。

“欢迎来到月卫一,药师。”
重新上线后,大法官的脸映入光镜。
“我替你准备了一份见面礼。”

药师看了看自己全新的双手,笑了起来,无视其他人的怪异眼光,疯狂地,歇斯底里地大笑。他听见有人说他是疯子。是的,他是。他早就疯了。
等他终于笑够了,才抬起头来面对提尔莱斯。
“所以,亲爱的大法官,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Third time
指尖轻触淡蓝色的屏障,无法穿过。
自欺欺人的谎言被轻而易举地拆穿了。

“那么,小护士,逮捕我吧,责备我吧,把我锁起来吧,我一直是个坏汽车人。”
“你在笑,你在特尔斐所做的一切,所有那些被你杀害的病人,你还在笑?”
“我知道,我知道,我真是不可救药。”
“你杀了救护员,你觉得那好笑吗?”
“哦拜托,真的很好笑,‘是纵切,’瞧瞧你那张脸,真叫一个精彩——”

Have I done ?
药师笑着想。
下一秒,火炮轰碎了他的脑袋。
I thought I done it .

END
渣文力只能写小段子,语序不通各种混乱
心疼小鸟医生,既希望他回来又希望他就这样解脱QAQ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