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50粉点梗文】千斤顶五次想告白,一次他成功了(tfp千救)

1、

千斤顶以他的钻机号发誓他从来没有对一个tf这么上心过。

橙白两色的涂装简洁不单调,背后的天线俏皮可爱,认真工作的样子简直迷人。

千斤顶着迷地注视着救护车的身影,这真让机百看不厌。

前一段时间他正式留在了汽车人的蓝星基地,除了领袖的人格魅力和战友的劝说,不得不承认,还因为这里有全赛博坦最好的大夫。

每次接受治疗的时候他都会发自火种深处感叹,这是他遇到的最棒的医生了。

技术娴熟,手法轻巧,性格……

“我说千斤顶你就不能把脑袋放低点吗,面甲上的伤还要不要修复了?”

“啊真是不好意思啊大夫。”

“都说了别叫我大夫!”

好吧,可能性格不是很温和。不过这不算什么,大夫生气的表情真可爱。呃,只要不扔扳手或者把他焊在天花板上。

 

都是一个基地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朝夕相处加上共同出任务的默契(?)配合,于是久而久之,能量液酿成了高纯,雷霆拯救队看上了博派医官。

 

千斤顶是个行动派,明白了自己的芯意后马上决定付诸实际。某天他精心谋划后,找到正在工作的救护车,摆出一个他认为最有男性魅力的搭讪姿势。

“嘿大夫,介意和我一起去兜个风吗?”

“没看见我忙着呢?再打扰我就把你焊在天花板上!还有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大夫!”

 

哈?

千斤顶惊诧了。

不对啊?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好么!难道不应该是大夫一脸娇羞地答应然后他们在海边边兜风边甜甜蜜蜜经过一晚上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吗?

他惊得连救护车的扳手都没有接住,直接被砸个正着。

 

普神啊,想他千斤顶风流倜傥,撩机无数,一个眼神一句搭讪就能让女tf火种频率不稳,到头来却拿不下一个医官。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千斤顶抱着飞机头雕暗自郁闷。

 

后来救护车得知了他当时的芯里活动后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我是那些被你一个眼神就迷得找不着北的小姑娘么,然后不屑地别过面甲。

不过千斤顶在某个不知名的场合了解到他家大夫当时在他走后面甲泛红机体升温整整一个蓝星时没办法专芯工作,俯身在救护车音频接收器旁低声调侃笑道,看来我当时还是有点魅力的。事后遭到了救护车的扳手攻击一个。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2、

过了一段时间,虎子们稍微安分了些,千斤顶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火种,开始准备下一次告白。

咳,要吸取上一次的失败经验。他对自己说。

首先,他把大夫当成了一般的女tf,因此用一般的方法肯定行不通,要找一个符合现状的方法。

嗯,大夫是男tf,是个军医,也是个科研人员,现在的情况是,狂博两派已经互相撕了几百万年,那么这种情况下什么东西是大夫所急需且无法拒绝的呢?

绕着钻机号转了三圈,忽然看到自己随身携带的手雷,千斤顶的音频接收器猛地一抖。

手雷!

对,就是这个!既符合现实状况(战争),又是救护车急需的东西(武器),还富有男子汉气概,简直再适合不过了!

普神啊,我简直太机智了。

 

他马上着手准备,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做好了一枚特制手雷,轻便小巧易携带,爆炸范围大,威力翻倍,效果超群。

相信这一定会成为最棒的礼物。科学家兼爆炸狂略带得意的想。大夫一定会喜欢的。

他准备先好好充个电,等明天再把东西送给救护车。

这次一定会成功的。千斤顶带着这样的想法躺上了自己的充电床。

有个蓝星词语叫做夜长梦多。显然他并不知道。

 

千斤顶是被警报声吵醒的。

隔板出去探查能量矿,结果对方人数超出估计,只好呼叫支援,因为其他机都有任务,赶过来需要一定时间,于是闲散人员千斤顶去了。

千斤顶二话不说抓起手雷就去了,到了地点见着虎子挥刀就砍。虎子杂兵把数量的优势发挥得很好,量产机虽然战斗力不行,可架不住人多。

不过千斤顶倒是不急,遇到这种情况,只要来那么一下就行了。他迅速地掏出手雷,猛地往杂兵最密集的地方扔去。

“轰——”

啧啧,比以前的还好,简直效果拔群……等等!

刚刚他扔出去的,好像不是平时用的手雷……

是他刚做好准备送给大夫的啊!

千斤顶悲愤地合上面罩,拿起双刀冲了过去。

还我的手雷啊!

 

基地里,隔板正对神子讲述今天战友的表现。

“老千今天简直帅炸了,一个手雷就干掉了那么多虎子,接着又冲上拿着刀去把那一堆虎子全干掉了!”

“哇哦真酷!”

 

话题的主角正郁闷地窝在钻机号里,为他没来得及送出手的礼物失落着。

 

后来看见救护车因为爆炸弄坏了设备而大发雷霆时,千斤顶更加失落了。

为什么大夫他不懂得爆炸的好处,明明是多么有男子汉气息的浪漫事物。

 

其实只有你懂得吧。要告白至少要送别人喜欢的礼物吧。

 

今天的千斤顶,也在为失败的告白而闷闷不乐呢。

 

3、

第三次告白过了比较长的时间,在此期间发生了太多事情,狂博两派和解,战争停止,两派首领领证,赛博坦重获新生……许多过去几百万年不敢想象的事情正在一件一件地成为现实。原先cpu里塞满如何痛殴敌人的战士们把一腔热油用在了如何重建自己的家乡上。

日子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你不用担心自己或别人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炮轰掉,有的机一闲下来,芯里就开始盘算些别的,比如千斤顶。

是时候考虑一下大夫的事了。

 

前两个循环他去了一趟外星球探查能源,找了一些救护车感兴趣的外星植物,形状很漂亮,有点像蓝星的玫瑰,当然体形要大得多,而且能在缺少养分的大气中生存,正适合赛博坦。

既美观又实用,就这个了。

千斤顶仔细挑选了几朵,小心地放进子空间,一回来就兴冲冲地赶往救护车的诊所。

 

“嘿,大夫,瞧我给你带了什么。”

他拿出来那束花,果然,救护车的光学镜被吸引住了。

“你从哪儿找到的?”他一边问一边准备接下那束花,“看起来不错。”

千斤顶也喜滋滋地准备递过去,正准备开口。

突然,那束花整个暴起,藤蔓猛地伸长,花朵裂开,露出了和外表极不相符的长满尖牙的血盆大口,一朵迅速吞掉了一旁的药水,另外几朵趁两机震惊时四处窜动,扫掉杂物,撞翻试管,啃咬器械。

千斤顶几乎震惊到当机。

等一下老兄你别不按套路出牌好么,说好的安静可爱好养活的外星植物呢?别用外表骗机啊会遭雷劈的好么!

 

“呯!”

闹得最凶的花被狠狠钉在操作台上,用一把扳手。其他几朵像是被吓到了,僵直着不敢动,不一会就迅速地缩回来。

 

千斤顶胆战芯惊地抬头,救护车正黑着一张面甲,浑身上下都弥漫着合成能量嗑多了的气息。

 

“What are you doingWheeljack?! I need that!”

“等等大夫我可以解释!”

“别叫我大夫!解释?!去跟U球解释吧你!”

前博派军医用扳手把千斤顶硬生生砸出了诊所大门。

 

4、

千斤顶拉着隔板去油吧买醉。早上的事太芯塞了,他必须得发泄一下。谁知对方刚一开口就精准地往他没愈合的管线上撒了一大把噬铁虫。

“哈哈哈听说你拿着一束外星植物大闹了老救的诊所,伙计你胆子也太大了。”

简直机干事啊隔板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战友了。

等千斤顶一边灌着高纯一边把事情原委告诉隔板后,绿色的大个子差点被电解液呛到回归火种源。

“老千你居然真的喜欢老救!”

“废话,当然是真的!算上这次,哦,炉渣的!”千斤顶泄愤般狠狠砸了一下吧台,装着高纯的杯子明显摇晃了一下,“我都搞砸三次了!”

灰白色的tf连音频接收器都萎靡不振地下垂着,几乎要把面甲埋在吧台里了,如果没有头雕上那个突出的飞机头的话。

看千斤顶这幅样子,隔板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绿色大块头轻轻锤了一下战友的肩甲。“嘿,别这么垂头丧气的,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老千。”

“说得对,这样放弃太不像我了。”猛地抬起头雕,千斤顶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原本有点灰暗的光学镜调高了一个亮度,“不管怎么说,我总得再试一次,不管结果是什么。”

“不过这次,隔板你得帮我。”

顶着千斤顶发亮的光学镜,前雷霆拯救队隔板默默地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正在诊所收拾东西的救护车接到了一条通讯。

“喂,老救?”

“隔板?这时候找我干什么?”

“呃,老千在油吧喝醉了,你能来接一下吗?”

“为什么找我,他又不住我家。”

“因为……”隔板瞥了一眼正在他面前拿着高纯杯子瞎比划的千斤顶,有点心虚地回答,“老千他……他一直在叫你的名字,还……还耍酒疯,呃,老千他不是比较听你的话么……”

这家伙……救护车芯塞地捏了捏眉心,感觉cpu发疼,“地址给我。”

隔板默默地冲千斤顶比了个“yes”的手势。

为了营造醉酒的逼真情形,千斤顶又叫来几杯高纯,反正我不会被这点量放倒,他满芯想着。

灌下几杯后,他迷迷糊糊感觉感觉光学镜有点失焦,估摸着可以了,正准备借机耍酒疯,就隐约看到远远的有一个橙白色的影子。

然后他就下线了

 

“唔……”

头雕好痛……要裂开了……

千斤顶再次上线时,首先映入光学镜的是救护车的诊所天花板,啊,这里还有几道裂缝,大概是上次大夫把他焊在上面时留下的吧。

话说回来,大夫呢?

“醒了就把这个喝了。”

一瓶中和剂不轻不重地放在他面前,救护车一脸平淡,柔和的灯光把橙白涂装的机体映出几分柔和。“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你下线太久,隔板已经先走了。”

脸色好像不是很糟,难道成功了?可是反应不对啊……

“呃,大夫,刚才我……”

“没什么,”一边收拾器材,救护车一边头也不回地回答,“就是喝多了,吐了隔板一身。”

What theU ball?!这算啥?!

完了……千斤顶痛苦地抱住隐隐作痛的头雕,整个tf笼罩在阴影里。已经搞砸四次了,普神在上,不会他和大夫真是火种相斥注定不能在一起吗?!

 

“哈哈那没事我就走了,谢谢你的中和剂啊大夫……”

“别叫我大夫!”一如既往地皱眉反驳,救护车一反常态地开口,“等一下千斤顶,我想和你谈谈。”

“啥?”

千斤顶差点以为他喝太多导致音频接收器出现故障了。

 

5、

“你今天不太对劲。无缘无故地拿着外星植物来找我,在油吧喝醉了要我来接你。搞什么啊,你是刚下流水线的缺爱幼生体吗?”

 

……他有这么傻么,好吧确实。

 

再次按了按紧皱的眉头,救护车暗暗叹了口气。“你有话对我说吧,现在就说好了。”

什么?

千斤顶惊诧地抬头,正好对上救护车澄澈的蓝色光镜。

“我想知道你要对我说什么,别用那些对付小姑娘的花招,我要听你亲口说,当着我的面。”

 

说出来吧。有个声音在火种呐喊,告诉他,哪怕最后会被拒绝,至少曾经说出来过。

千斤顶第一次觉得启动他的发声器时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明明在cpu里演练了无数遍,可真到了说出口的时候,那些音节怎么也拼不成完整的句子。毕竟都失败四次了。

救护车也没有开口催促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大夫。”他终于开口了,低沉有磁性的声音里有浓浓的眷恋和无力,“说实话我都失败四次了。”

“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救护车,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成为火伴。从遇见你到现在,这个想法从来没有改变,以后也不会。”

“So,what about you, Ratchet?”

 

救护车倾过机体,在千斤顶嘴唇上轻轻覆上一个吻。

“That is my answer.”

我不需要那些花哨的招数,只要你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如果愿意,我就会答应你。

 

“嘿大夫,话说刚才你的答案太小声了我好像没听清呢,可以再听一次吗?”

“什——千斤顶你……唔!”

大夫慌乱的表情也好可爱。吻着救护车的千斤顶想。这真的是他整个机生最开芯的时候了。

 

于是,从战时到战后,历时不知多少循环和四次失败的经历,千斤顶终于成功告白,和被他暗恋或者说明恋多年的对象救护车,成功交往。从此过上了打打闹闹你扔扳手我来接的虐单身机的幸福日子。

所以说,还是直球最管用啊。

 

End

 

第一篇千救,感觉ooc了(躺倒)

其实应该叫“论千斤顶如何搞砸四次告白”

真的很抱歉拖了这么久(鞠躬),因为被母上大人拉进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爬山,然后累成机械狗四肢酸痛到爬都爬不起来(瘫倒)……

还有真没想到自己的文力原来是2(哭)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