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段子】自我厌恶(杰佣)

自我厌恶(杰佣)

私设病症:【灰化症】:病因:接受到身边人的过量的恶意(如厌恶,疏远等负面情绪),并自身产生自我厌恶的情绪。表现:初期身体会产生尖锐痛感,部分肢体有时会暂时失去知觉,中期肢体会产生裂纹,不加处理会灰质化,后期身体会逐渐开始消失,留下少许灰烬。解决方法:爱人的珍视

 

一个傻傻的不知所云的脑洞,文笔小白,各种ooc瞩目

小奈布是最好的!!!

 

 

 

裂纹加深了。

奈布把解开的绷带缠回去,缠得比以往更紧了些。裂纹处的疼痛不太舒服,但还在能忍受的范围。他试着深呼吸,努力把不适感压下来。

“奈布先生请不要再受太多伤了。”医生些为难地说。“嗯…你知道的,最近医疗资源有点紧缺,所以…这也是为你自己好。”

还是不要去打扰艾米丽小姐了。

 

他见过这种奇怪的病,一旦染上,基本没有痊愈的可能。

开始是疼痛,偶尔手臂或腿不太灵活,他起初并未在意,只当是战时旧伤的遗留。直到最近身上开始出现裂纹,他才略迟钝地察觉不对劲。

其实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吧。

他看向镜子里的脸。

不会带来胜利的武器是没有用的。

 

来到餐桌前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除了玛尔塔小姐礼貌性地对他点头示意,其他人都噤声盯着他看。奈布没有说话,走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怎么又是他啊,这局能赢吗。”

“没什么技能也不会开密码机,只有跑得快了吧。”

“好麻烦。”

声音刻意压低后还是能够被听见。

奈布不动声色地按了按手臂。

又开始疼了。

 

再次尝试解密码机,头很疼,校准失败的电火花也很疼。

一起解码的律师有点不满。“请专心一点,佣兵先生,这样会引来监管者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心脏开始跳动。奈布翻过窗子,果然看见艾玛小姐正在逃跑。身后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不紧不慢的步伐和钢铁利爪。

是“开膛手杰克”。

 

利爪落下时他利落地冲出去接下,确保艾玛小姐已经安全离开,监管者不带感情的目光落在身上。

他笑了。“游戏开始了,杰克先生。”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杰克追得很紧,好几次红光已经笼罩了他,奈布不得不用护腕躲开。

背上的伤口很疼,电报机的声音钻进来,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

没事的。

跃过木板,左腿忽然间的麻木让他有点身形不稳,踉跄地转过弯。其他人都在解密码机,没有谁来帮他。

还差一点。

趁着喘息的间歇他看见裂纹蔓延出绷带,开始灰质化的皮肤已经掉落了一大片。

现在还不可以。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

刺耳的声音响起,求生门打开了。

 

“大家都到齐了吧,有人被落下吗?”

“佣兵好像还没来。”

“那种人怎样都好啦,好不容易逃出来,快走快走。”

 

其他人都逃出去了吗。

那就好。

 

再次翻窗时他趔趄一下,然后狠狠摔了出去。

这么快就到后期了吗。

他瘫坐在地上,裤脚空空的,小腿以下的部分已经不见了。

这样也好。

红光闪过,迷雾里走出杰克的身影。

 

“你也不用把我送回去了,”奈布靠在墙角,病症带来的疼痛让他有点费力,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如你所见,我大概马上就要死了。”

监管者没有其他动作。良久,声音从面具底下传出。

“庄园里不会有人死去。”

他嗤笑了一声。“是吗……那我大概是第一个破例的了……”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

反正也没有人会关心。

 

既然都那么讨厌我。

像我这样的人,果然还是消失比较好。

 

“不会。”

监管者弯下腰,将佣兵抱了起来。

“你不会死的,奈布▪萨贝达。”

面具摘下,是和生前别无二致的优雅面容。杰克俯下身,亲吻了奈布的额头,没有利爪的那只手擦过雇佣兵眼角的泪痕。

“因为我会爱你。”

 

END

小奈布是最好的啊啊啊!!!(哭着呐喊)


评论(1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