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双波】children

1

地下街的科学家最近有点郁闷。
前两天他的同居人捡回来一只重伤的野兽金刚,这几天一直悉芯照顾,还省下自己的口粮切碎了喂给那只小机械鸟。声波原本还想做个特质充电床,可是结果显示角斗士显然对此不太擅长,只好让科学家帮忙。

小鸟从鸟窝形的充电床里钻出来,惬意地抖了抖新修好的翅膀,愉快地在房间里飞来飞去。震荡波修理它的翅膀时用的是最新研制的轻薄型合金装甲,本来他是计划用在声波身上的,可架不住当时同居人强烈的要求。

更令科学家不太开芯的是,声波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管过他的作息了,以前哪怕声波再忙都会督促他按时补充能量和充电,可声波最近似乎完全把芯思放在那只小鸟上了

这不符合逻辑,我才是他的伴侣。震荡波一边把药剂倒入试管一边想着,如果是以前,他大概会知道这种莫名其妙从情感模块冒出的代码叫什么,但是现在……

 

有什么东西碰了他的手炮。他低头一看,小小的机械鸟用喙啄着炮筒,两只小翅膀和小脑袋合力推过来一杯能量液。杯壁上是前议员工整秀气的字体。“To Shockwave”

能量液是声波特制的,添加了很多别的元素,使得科学家能打消工作后的疲惫。也打消了科学家cpu里的乱码。

 

旁边又传来“啾啾”的叫声,震荡波一偏光镜,小机械鸟不知什么时候叼来了一盘能量块放在桌上,偏着脑袋又叫了两声。

 

他现在知道声波为什么喜欢这只小鸟了。震荡波一边拿能量糖果喂着小家伙一边想着。

 

声波回到家就看到一机一鸟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激光鸟一见他就扑过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整个磁场都洋溢着高兴的情感分子。“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

“当然,我做了晚餐,一起尝尝。”

 

事实证明,科学家做的东西虽然样子奇怪了点,至少还真的能吃。角斗士默默把一盘子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能量块送入口中。嗯,味道还不错。

 

“今晚我会按时充电。”震荡波放下早就空了的碗,“要一起吗。”

通讯频道里发来了一个表示“同意”的单音。

 

为什么今天要我独自充电呢,发生什么事了吗?激光鸟有点疑惑,不过很快释然了。主人和那个独眼的看上去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应该没事的。

小鸟抖抖翅膀,窝在舒适的充电床里下线了。

 

2

隔着玻璃培养舱,细长的手指轻轻触碰沉睡中的幼体,连接着输送管的躯体逐渐长出了未成形的精巧的鳞爪,不难它想象今后的样子。

巨狰狞,远古赛博坦的王者,于新生代前早已灭绝的物种,如今正在这位科学家的手中重见天日。

声波相信,或者是认定,只有震荡波可以做到这些。

“Amazing.”

 

“提问:为何给冲云霄计划外的能量供应?”

“冲云霄为巨狰狞幼生体,正处于发育阶段,加大能量配给符合逻辑。”

声波默默地看着金色小龙趴在足有两倍高的能量块小山上大嚼大咽。骗红蜘蛛呢你,照这方式喂下去,内战结束了这小崽子都飞不起来。

 

“提议:进行适当训练,更利于巨狰狞顺利成长。”

科学家停下堆放能量块的手,大红灯泡闪了闪。

“符合逻辑。”

然后科学家歪着光镜想了想,拿起一块能量块用力扔向远方,小龙晃了晃脑袋,马上扑棱着翅膀追过去。

面对着科学家一光镜的“搞定了你看怎样”,声波默默地举起了触臂。

他渣的当初就不该夸他。

 

“这是什么?”

科学家盯着快砸到光镜前的一摞数据板。

情报官气势汹汹地叉腰。

“冲云霄的训练计划,可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更改。”

背景是激光鸟领着冲云霄在天上飞。

 

后来冲云霄找到了更好的训练方式。银色小飞机一边尖叫一边逃命般四下乱飞,身后的巨龙追得不亦乐乎。

不愧是霸天虎的空军指挥官。

至于原因,也不过就是心高气傲的副指挥官再一次搞砸了任务让情报官的工作量翻倍,于是科学家委婉的向破坏大帝提议“物尽其用”罢了。

 

3

最近声波有点烦躁,具体表现为他越来越难以抑制在这艘首领情商间歇性下线,二副智商长期不在服务区,医官只操心自己涂装的船上想一甩触手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连杂兵都表示最近的情报官看上去异常可怕。击倒甚至猜测声波是不是像蓝星雌性碳基一样,每个月的女性亲戚光临了,随后可怜的医官顶着全花的涂漆哀嚎着去找他的大个子助手了。

 

直到最近期的报应号全员体检,这个原因才被揭晓。

 

“呃,震荡波啊,我得告诉你一声……”红色医官罕见的有点吞吞吐吐,“据我的检查结果,声波他……体内有一个正在孕育的小火种。”

 

啪嚓。试验台上的试管碎了。

 

震荡波惊得天线都竖起来了。

这不符合逻辑,他们最近一次对接是三塞月前,时间太……

等等,三塞月前?

而后科学家想起那天晚上他们确实有点过头,情报官甚至没等清理完就先下线了。

做实验做傻了吧科学家,看情报官不抽死你。

 

这算挺大的一件事,威震天大手一挥减掉了情报官三分之二的工作。不管是霸天虎还是汽车人都多少万年没见过自然产生的小火种了,内战什么的赶紧搁一边,天大地大小火种最大。

最忙的当属震荡波,作为小火种的父亲,他觉得他必须做到最好的准备。可惜他好像忽略了什么。

 

“过来。”

“再等一下声波,这支药剂马上就能完成,根据计算这能为你提供缺少的89.7%的微量元……”

一只触臂直接揪上了科学家的音频接收器。震荡波乖乖地放下试管走到充电床边,爬上去让声波安稳地窝在自己怀里枕着胸甲满意地下线了。

科学家悄悄环住了伴侣的腰,关闭光学镜。

去他渣的实验。

 

手掌隔着一层腹甲贴在孕育仓上。不用刻意为之就可以感受到另一个生命的跃动。这和冲云霄或是激光鸟的感觉都不一样,它更加奇妙,既陌生又熟悉,仅仅是简单的触碰就能让火种深处升腾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这是他们的孩子。

 

临产那天,震荡波自从被击倒禁止进入医疗室后就开始不停地来回走动,重坦本来就沉,步子还挺大,搞得整条走廊都有点轻微震动。

打击从医务室里探头出来说震荡波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我只是在活动机体,这样有助于我思考,我一点都不紧张。”

冷静个尾气。

最后击倒忍无可忍地喊了句“震荡波你再动一下信不信我马上出来”才让科学家安安分分地坐下来。

激光鸟忧心忡忡地趴在科学家肩上。主人会不会有事?小鸟担心地问。

“不会的。”科学家抚过小鸟的翅膀轻声回答,“一定不会。”

 

历经整整五个塞时,红色医官才满脸疲倦地走出来说好了。而震荡波还没等他说完就冲了进去。声波正躺在医疗床上裹着纤维毯,整个机体少见地显露出毫无掩饰的疲惫。激光鸟飞过去蹭蹭主人的脸颊,科学家握住了那双细长的手。

情报官歇息了一会儿,往旁边偏了偏头雕。“看看孩子。”

 

小小的幼生体包裹在干净的金属软布里,没有哭闹,安安静静地躺在特制小床里。红色的光镜默默看着他的父母。小家伙是深蓝色的,一张漂亮的面甲像极了声波。震荡波小心地把他抱起来,凑到他另一个父亲身边去。

 

“起个名字吧。”

“Hertz(赫兹)”

 

刚获得自己名字的幼生体懵懵懂懂,瞅着两个tf眨了几下光镜,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独属于幼生体的笑容。

报应号医疗室里从来没有像这样温暖过。

 

4

油箱涌上熟悉的异样感时,声波简单检查了下机体,轻车熟路地给震荡波发了条内线。

“今天你去接赫兹,我有点事。”

 

“很少有TF有机会孕育第二个小火种,”赛博坦首席医官拿着检查报告一面甲的复杂,“我是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该说你家的科学家太勤奋呢?”

大概都有。

“总之,还是祝贺你。”

声波点点头雕。

“谢谢。”

他播放了震荡波的录音。

 

一出医院门就看见深紫色的TF立在路边等他。

“激光鸟在家看着赫兹,我来接你。结果如何?”

蓝紫色无人机把报告递过去。

 

“符合逻辑。”红色光镜闪闪,科学家轻轻抱住伴侣。“我很高兴。”

“我也是。”他轻轻回抱对方。

 

生命是希望,承接过去,开拓未来。他们很幸运地有了第一个,并且正在孕育第二个。

十指相扣的地方传来温暖的感觉。

“回家吧。”

 

震荡波忽然后退一步,咔咔两声变成了载具模式。

“你现在怀着小火种,尽量保存体力符合逻辑。”

 

……他就知道震荡波的cpu里一定缺了点啥。

声波一边腹诽一边爬上去,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好。

 

“路过超市买点能量糖,激光鸟和赫兹爱吃的那个牌子,再添点能量块,过几天冲云霄要回来。”

 

END

来来来说好的糖

我真的是亲妈(看我诚恳的大饼脸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