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假如你未离去(诸夸诸无差)

假如你未离去(mtmte诸夸无差)

 

麦克老爹酒吧外

“话说回来,你准备什么时候答应你那个同事,叫什么来着,小诸葛?”夜巡晃荡着杯子,有点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夸克有点茫然:“答应什么?”

对方一脸理所应当。“答应和他交往啊。”

“Wha——咳咳咳……”

 

推理专家一脸惊讶“难道你还没发现他在追求你吗?”

夸克趴在地上呛得气体置换器快短路了。

 

回到实验室,青色小飞机正一如既往倒挂着做实验,夸克清了清发声器。

“小诸葛,”他尽量表现得平静一点,“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小诸葛第一次倒挂着掉了下来,并砸坏了两管试验药剂和一架相当贵重的器材,不过后来据说目击者称一架青色飞机背着一个白涂装的TF绕着研究所飞了三圈,边飞边笑。

 

后来夜巡收到了整整一箱奇葩武器,箱底是龙飞凤舞的“ From Brainstorm”。侦探先生笑笑收下了。

 

“我不走!”小飞机气呼呼地竖起机翼,“我要去轰烂整个办公室!凭什么把我调走!”

“冷静,冷静小诸葛!”白色显微镜一边安抚他一边把他手里的危险武器拿走,“你不是一直很想做那个项目吗,那边的研究所既然邀请你了就好好把握住机会,不要到时候再后悔。”

“那你跟我一起走不行嘛?”

“我还有我的项目。”

他们都不说话了。

恢复常态的小飞机哼哼着抱住显微镜。“我要和你通讯,每天,不准挂断!”

对方拍拍他的背说好好好。

 

“我不想离开你。”他把头雕埋在对方的颈窝。

 

结束一天的工作,小诸葛飞快地跑向休息舱打开通讯,小小的白色影像的光映在漆黑的舱室。

他有点按捺不住地开口。“嗨夸克,一天又结束了,今天怎样,你那边?”

白色身影一脸严肃。“还好,一切正常,顺利的话下个月就能结束了。你还没充电吗?已经这么晚了,你那边的日程不是很紧吗,保持良好状态才能更好地工作。”

“只要想着你,怎样都没关系。”小诸葛注视着立体投影,“我想你了,夸克。”

夸克感觉面部装甲有点升温,通讯另一端的家伙撑着头雕,面罩已经拿下,那张脸配合着温柔的金色光镜让他有点招架不住,几乎下意识地移开目光。

冷静点,他对自己说,这只是投影。

普神啊,怎么会有人这么爱他。

“晚安。”

“你也是。”

 

战争推进得太突然,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夺走了你最重要的东西。

凯斯——金赛勒陷落了,几乎所有人都被抓进碎核集中营。

合金盾敲了敲门,自从小诸葛试图强行离开研究所并轰烂了整个大门以至于被关禁闭,已经过了整整一循环了,身为研究所的“特殊辅助人员”,他有必要来看看他的状态。

更何况他们是朋友。

禁闭室里一片漆黑,武器专家黯淡的光镜是唯一的亮源。

“你怎么样?”合金盾走近他,“他们说,如果你再不能保证冷静下来就要考虑对你进行‘手术’了。”

“别再出事了,哪怕为了你的伴侣。”

小诸葛想起白涂装的显微镜无数次板着脸对他说别闹了,冷静一点。他还想起夸克最喜欢的科研,做实验的时候的认真表情。

他不想忘了夸克,也不想放弃他们同样热爱的事业。

戴着锁链的手慢慢握紧。

“我会冷静下来。”

为了夸克。

 

一条熟悉的通讯跳入他的私人频道,青色小飞机打落了一箱零件,在同僚的注目下飞快地跑回私人舱室,颤抖着打开了通讯。

“是我,我逃出来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欣喜。

他拿下面罩,用手捂住光镜,在充电床的边缘跪下来。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感谢普神,把他又一次送到我身边。

 

白色涂装磨损得厉害,全身装甲破破烂烂沾满灰尘,连鼻梁上的镜片都碎掉了,可他的火种还在燃烧,那张严肃的脸还在笑着。

“我逃跑了,”科学家一反常态,窝在在小飞机的怀抱里絮絮叨叨。劫后余生的感觉太美妙,一向沉稳的科学家按捺不住从火种里溢出的情感,他要做些什么,想把所有一切都告诉最信赖的人,“趁那些该回炉的虎子忙着转移实验器材的时候躲进了集装箱,假装我是一架真正的电子显微镜,等他们换班的时候就开始跑,哈,你真应该看看他们的表情,就跟见了绿光太岁一样,不过我还是差点被抓住了,如果不是碰见刹车和一支汽车人增援部队……”

剩下的话被小飞机沙哑的嗓音打断。

“Quark, I miss you somuch.”

“I’m back , Brainstorm,I’m back.”

 

后来战争结束了,正如很多人所希望,可是这样的和平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

白色显微镜沉思。“我想我会跟随补天士,这里太乱了,完全不是我想要的。”

“你呢?”他偏过头雕问同伴。

青色小飞机愉快地扑在他背上。“那还用说嘛,回去收拾行李吧。”

 

听说感知器曾经有意让小诸葛做他的搭档,后来却不了了之。有好事的TF去问,年轻的科研官淡淡地回答“不想被踹。”

提问者默默闭上了发声器。

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涡轮狐狸踹的。

 

“你真的不考虑做感知器的助手?我记得你挺崇拜他的。”

“是啊,但我现在不想离开你。”

“话说回来,你这是,吃醋了?”

“没有。”

“哈,眼神飘忽不定,语气斩钉截铁,绝对有!”

“没有!”

 

实验室。

“你不能总趴我背上。”

“啊哈,要换我抱你吗?”

除了倒挂在天花板上,小诸葛最喜欢的位置是夸克背后,因为这样既可以趴在他背上,也可以把他抱在怀里。

 

“猜猜我拿了什么?”小诸葛笑得眯起了金色的光镜,“Surprise !”

一束漂亮的结晶花束被递到夸克面前,每一朵都被精心打理,泛着柔和的晶亮的光点。

“哦,这可真是,”科学家惊讶地瞪大了光镜,“So amazing!”

 

背离记。

“不摘面罩?”夸克端来两杯一样的高纯。

“我只在你面前摘,如果你要求的话。”小诸葛把头雕搭在伴侣肩上亲昵地磨蹭。

围观的TF觉得光镜疼。

 

发条眯着眼。“总有种微妙的不甘心啊。”

“?”

看了眼一旁一脸不解的伴侣,小记录者摄像灯一亮,拉过合金盾的头雕给了他一个吻。

合金盾给了他同样的回礼。

背离记的TF齐刷刷捂住了光镜。

 

某个深夜。

夸克被迫中断充电,一上线就看见小诸葛环住自己的手臂。

“我做了一个梦,”青色小飞机紧紧抱住夸克,力道大得不可思议,夸克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发抖,“是数据混乱还是短波异常什么的,总之,我梦见你死了。”

梦里那个白色的身影哀嚎着消逝在熔炼炉里,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快要把他淹没了。

我想要救你,可是我不能。

为什么啊……

他在梦境里痛苦地抱住头雕。

 

有谁安抚地拍着他。

“只是一个梦而已,没事的,我还在呢不是吗。”

 

幸好只是一个梦。

幸好你还在。

END

假如夸克没有死并且和小诸葛交往了。。。

超级OOC

送花的那个梗来自 @黑泥儿 ,梦境来自 @百醇 

就希望他俩能好好在一起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