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记忆与思念(诸夸诸无差)

记忆与思念

 

认识小诸葛的家伙都觉得那架青色小飞机不怎么好相处。思维跳脱,脾气古怪,大脑模块里塞满了不着边际的想法,有时候甚至不能和他好好说几句话。

所幸当事人也不在乎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我行我素,自得其乐。天才总要疯狂一点。

 

夸克是第一个从头到尾认真听完小诸葛讲话的。电子显微镜略微偏着头雕,手指不时敲着桌面。

“你这个想法很不错,小诸葛,就是欠缺安全方面的考虑。你知道的,这很重要。”

没有反感,没有斥责,对面的家伙在很认真地考虑,认真地提建议。

 

他笑着从背后扑过去搂住同僚。

“管他呢夸克,是个好点子就成。”

 

很多东西都是从很小很小的事情开始的。

 

小诸葛倒挂在实验室天花板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手里的零件灵活地组合着,他喜欢这样,颠倒的视野有时能为他带来更多灵感。

他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他:“星系最著名的武器工程师”,哦好吧,在某些人眼里可能是“最臭名昭著的”。他才不在乎呢。

哦,好吧他承认有点不太高兴,好点子为什么不能总是被接受呢,有些家伙的大脑回路真是顽固的可以。

 

私人频道传来一条讯息,来自合金盾。

“中午有空吗,一起喝一杯?”

后来小诸葛发现这完全不只是一杯特调那么简单。

面前的记忆外科医生身边还跟着一个机,满面甲的幸福感隔着口罩也能看出来。

“这是我的伴侣,他叫马赫,”合金盾腾出一只手递给他一杯特调,转而向被牵着手的tf介绍,“这是小诸葛,我的朋友。”

青色小飞机晃着杯子注视着面前这对看起来很幸福的家伙。

又一个。他数着。这是第三个了。

 

合金盾不止一次换过伴侣,不是因为他滥情,相反,他非常专一,对每个伴侣都是完完全全的真芯相待。只是他太过不幸,每一任伴侣都早早离他而去。这时候记忆外科医生的身份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只需要一根或几根小小的探针,那些痛苦就会离去,消失得一干二净。

就像这样。

 

“马赫是谁?”

记忆外科医生一脸茫然,几个循环前他还跪在病床前为回归火种源的伴侣痛苦着,现在却将这个名字完全忘记了。

这糟透了。

小诸葛又想起夸克。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记着夸克。合金盾的行为又再次把他的记忆狠狠勾起,以这样一种糟透了的方式提醒他夸克已经不在了,而他应该记住他,因为除了这些他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谁知道他对夸克的感情。一是他没和谁说过,二是他表现得一点也不像。

 

“嘿老傻瓜,这玩意可不能这么弄。”

一把夺过同伴手里的零件重新组装。

“这地方得用二号零件,把两个齿轮卡在一起,否则别想起效。”

“或许你是对的,可安全手册上明明写着是两个四号零件,我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怎么能这样!”小飞机气呼呼地在实验室走来走去,机翼愤怒地竖着,“他们居然否决了我的实验计划!到底是怎么想的!”

“行了,这又不是第一次,过一阵子我把计划重新修改,你再交上去就是了。”白色显微镜安抚般拍拍他的背,递过去一杯能量液。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一口闷掉后小飞机含含糊糊地嘟囔,“能再来一杯吗?”

 

后来小诸葛被调离粒子城,他和夸克依旧保持着零碎又稳定的联系,就像两个真正的老朋友。直到夸克被关进碎核集中营,再也没有出来。

知道这个消息后小诸葛把自己关在实验室整整一个周循环,直到合金盾(那时候还叫锁芯)敲开了他的门。

“你看起来很糟糕,发生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他平静地回答,“我在做实验。”

 

“你幸福吗?”

寻光号上的小记录者,合金盾的新伴侣发条把摄像头对准青色小飞机。

“很快了。现在还不幸福,但很快了。”

 

“痛苦是会变化的。它不会消逝—当然不会—但它终将变成其他什么,变成一些你可以忍受的东西。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他把数据芯片递给合金盾。希望这有效。他一边擦拭着白色显微镜模型一边想着,无论怎样合金盾最好不要再来一次失忆,这对他们两个都不好。

你说对吗,夸克。

 

“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打开了手提箱。

“我他渣的想干嘛就干嘛。”

 

“不要射杀任何人。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到此为止,回家吧。”

他用颤抖的手将枪递给了荣格。

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吧。

他几乎要崩溃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可是他下不去手。明明抱着赌上一切的决心。

对不起,夸克,我是真的下不了手。

 

“粒子城的夸克……”

小档案员开始搜索数据库。

“别去查他,你会——”

 “噢。我看到了,真令人难过。”

“他的生命在发光前就消逝了。”

 

“原本的目的?是的,穿越到过去,去救夸克。让他别死在了集中营里。”

 

“不过,至少我还能看那个老家伙最后一眼。”

他回忆起看到夸克的瞬间,明明知道身后还有追兵,可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真好,夸克还活着。

“这是我最棒的一次绕弯路。”

 

“听着,我知道我应该负起责任,我知道我需要为很多事受罚,但我一直在思考,我觉得我真心希望我能留在——”

“留在过去。”

留在这个还有夸克存在的时代。

 

寻光号底层禁闭室。

小诸葛从火种舱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望远镜,补天士他们收走了包括时光机器的所有东西,可谁都没发现他还藏着这个小玩意儿。这是他某天闲来无事做的,顺手加上了照相功能。

他打开它,里面有一张清晰的照片。

白涂装的高脑袋有一双蓝色的光镜,偏偏架着副黄色的镜片,正偏过头雕和同伴谈话。

 

至少我有了这个。他在芯里自言自语道。

有这个就够了。

END

诸夸无差,诸盾友情向,加一点盾条

被不存之世番外的夸诸刀虐得不轻,虽然大大写的很合理,可就是难过啊(哭泣)

小诸葛的单恋真的很感人……整整四百万年的无疾而终,跨越时光只为了拯救你,哪怕只能再看你一眼(抹泪)

这些发疯的天才小飞机怎么都这么惹人心疼啊

也许夸克可能不会记得他,可我希望这段感情是有回应的,是美好的,哪怕只有一点

不说了去哭一会儿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