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50粉点梗文】时过境迁(tfp双波)

时过境迁(tfp双波)

他们相遇在一切开始之前。

彼时的赛博坦带着黄金时代的余晖,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如同恒星在消亡前最后残余的光热。

 

“两杯特调高纯。”

一架涂装鲜艳的机体搂着另一位蓝紫色同伴,大大咧咧地跨进油吧大门。

“相信我,这里的高纯绝对是你尝过最棒的。”俏皮地眨眨光镜,震荡波一边接过杯子一边拉着声波找了个安静的角落。

“祝贺你正式成为议员,声波。”他快活地举起杯子,高纯在灯光的照射下显现出斑驳的光彩。

“谢谢。”礼貌的道谢,简洁又略显生疏。震荡波不在意这个,他知道声波向来如此。身为一个平民出身的议员,所受的非议和阻碍不会少,必要的时候,适当的疏离和沉默能为他创造好一点的处境。

 

“说真的,我很高兴有这一天,你的才能有目共睹,比起某些只会耍手段的——,普神在上!”震荡波做了一个扶额的动作,像是要把什么东西甩开般摇了摇头雕,“算了,这么开心的时刻就不要提那些扫兴的事了。”

他仰头喝了口高纯,对面的声波也打开面甲浅尝一小口,动作优雅得体。

 

他们聊了一会儿无足轻重的小事,虽然大部分都是震荡波在说,哪条街又进了新的喷漆,谁又在工作期间被抓包,比起这些,声波觉得震荡波脸上明朗的笑容更令他感到快乐。

他再次喝了口高纯,半开面罩露出小半张清秀的脸。声波极少摘下面罩,那张清秀的脸总是被掩藏住,震荡波是少数有幸见过的人。那可真是难忘,他想,那张脸和漂亮的浅金色光镜。

 

“高纯沾到面甲上了哦。” 有个声音略带笑意在声波的音频接收器边说道。

他有点想叹气,任何想法都瞒不过共情者,因此他很容易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玩笑,也就只有面前这个涂装鲜艳的大个子乐此不疲。“这笑话不好笑。”

“好吧,至少别这么快说破。”震荡波摊手,“可以尝尝你的么。” 

“要我喂你么。” 有时候,声波觉得偶尔开个玩笑不是坏事。

“我比较想这么尝。”

震荡波靠近蓝紫色的机体,捧起他精致的面甲,然后轻柔地覆上双唇。浅金色光镜略带惊讶地睁大了,映着同样漂亮的冰蓝色。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两具机体分开来,静静地凝视着对方。

先打破静寂的是声波。

“去你家。”他用浅金色的光镜看着震荡波,“我不喜欢在外面。”

 

接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

那天晚上让声波记得最清楚的是震荡波冰蓝色的光镜,和同样美丽的冰蓝色火种,这是也是他第一次主动将火种舱为对方打开,展现出莹绿色的火种——那是特异点的象征,看着震荡波一边温柔地亲吻火种舱边缘一边低声赞叹。

“它真美……声波……它和你一样美……”

声波对此的回应是伸出双臂搂住了对方。

 

你说后来?后来震荡波的漆都是声波亲手涂的,每天不重样,震荡波也时不时带给声波一些小惊喜,像是某家店的优质能量块早餐或是新型数据处理芯片还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小小装饰品。由于身份和工作的原因,他们可能不像一般情侣一样形影不离,这不妨碍他们享受火种链接中传递的美好感觉。

 

身为一个议员,震荡波从不像其他tf一样摆架子,他总是和蔼可亲,话语间充满亲切的活力,这让声波和他待在一起很放松,也让他结识了很多出身平民的tf,比如那个叫奥利安▪派克斯的图书管理员,还有那个叫威震天的角斗士。

声波不一样,除却本性沉默寡言之外,谁会和一个做过监视员和情报官员的家伙打交道呢,普神知道他会不会趁你不注意从你发声器里套出点什么。震荡波是唯一一个毫无顾虑地接近声波的tf。

 

“你很关心他们。”

再次围观震荡波和红蓝涂装的奥利安进行了一场有关赛博坦社会现状的深刻谈话后,声波说出了他的结论。

鲜艳的赛博坦重坦笑着搂紧了伴侣的肩甲。

“当然,有朝气的年轻人,思想深刻眼光锐利,他们是希望,是赛博坦的未来。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希望健康的生长。更何况,”

震荡波捧起声波的面甲,和他额头相抵。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看到那个未来。”

 

那时候声波以为所有的一切都会这样,他们一起为那努力直到那个未来成为现实。

后来他们确实看到了,在很久很久以后,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的时候。

 

议会一直很忌惮震荡波,声波知道的,他努力在其他议员之间周旋,尽力为震荡波排除一切危险,他以为这是有效果的,直到某天晚上火种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震荡波被带走了。

议会一直没有放下戒心,这次他们采取了一劳永逸的办法。

俱五刑和皮影戏。

 

声波再次见到震荡波是在地下街一处住所,如果不是火种链接,声波也找不到这处极其隐秘的住所。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昏暗的几盏灯闪烁着,仅提供最基础的照明。一个身影正在实验台前操作,听见开门声后转过头,红色的单光镜注视着声波。

“你来了。”

毫无感情的声音。

 

红色单片光镜,被替换的头雕和双手,深紫色的涂装。

 

声波想说的有很多,议会那群混蛋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不告而别。

为什么丢下我。

 

但他只问了最无关紧要的。

“为什么失踪?”

 

“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以确保我的实验顺利进行。”依旧是毫无波动的声音,“原先的住所太嘈杂,搬走符合逻辑。”

“如果没有事,你可以离开了。”

 

手猛地握紧,而后无力地松开。声波最后什么也没做,转身离开。

这不是他的震荡波,不是那个会笑会用温柔目光凝视着他念着他的名字的震荡波。

曾经的震荡波已经死了,永远回不来了。

 

声波离开了议会,在一番激烈的批判之后,这个平日里常常沉默的议员第一次发表如此严厉的长篇大论,然而这并不能带来多少改变。

他早就恨透了议会,曾经的震荡波是他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因为震荡波让他觉得这世界还不是无药可救,现在这个原因没有了,被那帮混蛋亲手毁掉了。

既然语言已经无人倾听,那就沉默吧。

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元老院的大门。

 

卡隆角斗场来了一个新秀,蓝紫色涂装,常年带着面罩,身手矫健,已经击败了很多实力不低的角色。

没人将他与曾经的议员联系起来,连他自己也没有。

 

太过引人注意往往会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角斗士的较量永远不会只存在于角斗场上。

能量液源源不断地从撕裂处流出,声波放弃按压伤口的做法,从倒在面前的尸体上找出金属绷带粗略地包扎。这次的情况有点出乎意料,十多个小喽啰一起冲上来确实有点难应付,何况他刚结束一场不轻松的比赛。

先找个诊所,这伤势恐怕不能再拖了。他有点趔趄地站起来,却被一只手臂扶住了,面罩下的光镜猛地放大,下意识想做出攻击的姿态,无奈身体太过无力。

“是我,声波。”

震荡波用红色的单光镜注视着他。

“你需要治疗。”

 

科学家难免会点治疗,在赛博坦,二者某方面是相通的。震荡波娴熟地处理好几乎贯穿机体的伤口,现任角斗士在治疗期间一言不发,让科学家几乎怀疑他是不是发声器故障了。

不过这没什么。

 

“你原来的住所已经被发现,搬到这里来会更安全。”

带着面罩的头雕微微偏向震荡波,像一个无声的询问。

 

“这么做符合逻辑。我们是伴侣。”

 

我们是伴侣。

曾经的震荡波捧着声波的面甲,亲昵地说着。

 

他阖上了浅金色的光镜。

“好。”

声音干涩嘶哑。

他只是累了。

 

他们就这样住在了一起。声波白天去角斗场,直到夜晚才回来,而震荡波几乎一天到晚都在做实验,别的什么也不干。连最基本的能量补充都常常忘记,声波第三次把下线的机体拖到充电床上手动进行能量补给时,再次肯定这一点。为此他不得不为震荡波制定日常作息并强制实行以保证科学家不会在实验未结束的时候先一步回归火种源。

作为回报,震荡波会更加尽心地处理声波机体上的损伤,顺带帮他处理一些额外事件,比如某只半路被角斗士捡回来的重伤的野兽金刚,声波还给它起了名字,“激光鸟”,小家伙高兴得满屋子乱飞,飞累了就停在声波手上吃能量碎。

日子过得很平淡,两人相处还算融洽,至少不像预想的那么糟。

 

与此相反的是赛博坦越来越糟糕的处境,议会高压统治,社会矛盾尖锐,所有的一切都摇摇欲坠,只差一个导火索。

银色的角斗士帝王振臂一挥,无数tf蜂拥而起,数百万年的战争就这样拉开序幕。声波作为最早也是最忠诚的追随者,坚定不移地站在了威震天的身边。

毁掉吧,这个杀死了曾经的震荡波的该死的世界。和红蜘蛛一起血洗议会时,声波想着,你们要付出代价,你们都应该为他陪葬。

他走出议院大门,正好看见了站在外面的震荡波。

科学家没有说话,只是上前用完好的那只手擦去溅在声波面罩上的能量液。

“走吧。”

 

战争是惨烈的,没有谁可以逃脱它的伤害,破坏大帝不能,声波也不能。

残破的机体躺在维修床上,火种微弱地跳动着,任何修补都已经失去作用。威震天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救活他。

声波,我现在要对你进行机体改造,按照前一段时间设计的图纸。震荡波通过火种链接向声波发送了信息。机体改造在战争中很常见的事,这样的特地通知属于浪费时间。

这不符合逻辑,但震荡波愿意等待。

等了许久,火种链接的另一端终于传来表示“同意”的波动频率。

科学家拿起工具。

如你所愿。

 

“完成了。”

声波光学镜,首先看到的是震荡波的红色独眼。

“你可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轻薄的机翼代替了原本的手臂,末端是细长的手指,与原来相比纤瘦的机体,更加轻便的护甲。

“我在这里为激光鸟设计了一个凹槽。”科学家点了点他的胸口,“这样激光鸟就成为了护甲的一部分,便于携带。”

除了头雕,他的全部机体基本上都被改造了,每一根线路,每一片护甲,都不再是过去的了,而他也不再是原来的他了。

或许早就不是了。在曾经的震荡波被带走的那个晚上,在他决绝地走出元老院大门时,在他杀死第一个站在他面前的角斗士时,在他再次遇见震荡波时。

他早就不是原来的他了。

 

“怎么了?”

声波抬头看着震荡波。深紫色的涂装一如既往。

他还记得曾经那位议员任性地要求每天换一次涂装,他拗不过,只好认命地拿起喷漆罐,以免那位议员涂出太过鲜艳的配色。

 

等时间的浪潮褪去,只剩下面目全非的我们。

我们早就不是我们了。

 

“声……”

震荡波剩下的话被堵回发声器。因为声波摘下了面罩,正亲吻着他的头雕。

“Shockwave……”

声波喃喃低语,用他自己原本的声音。

红色的单光镜暗了暗。

 

深紫色的科学家将蓝紫色的情报官压在维修床上,并顺手锁了门。

这具新机体的一条线路他都了如指掌,震荡波用指尖轻轻抚摸机翼内侧,满意地听到情报官压抑的喘息。

 

后来声波颤抖着指尖打开了震荡波的胸甲,如记忆中一般美丽的冰蓝色火种展现出来,旁边还有一小簇莹绿色静静地燃烧——那是火种融合的证据。

然后他打开了自己的。

 

“我不知道为何我们会变成这样。”

结束后,震荡波搂着声波躺在实验室的充电床上。

“根据逻辑,我们本应该更加亲近,可你却总是在疏远我,可又不远离我,这很奇怪。”

“我和曾经的我有一些不同,或许这就是你介意的地方。”

“虽然这不符合逻辑,但我还是想说,”

“我们能重新开始吗?”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Soundwave.”

他向声波伸出了手。

 

良久,声波回应了他。

 

从此他们再次在一起,默契地面对一切。

直到战争结束。

 

汽车人和霸天虎和解了,双方领袖答应抛开偏见,共同建设赛博坦。

所有人都在欢呼,除了震荡波。

因为声波失踪了,自那场终结一切的大战之后。

 

“声波在哪儿。”震荡波直视着面前的汽车人,红色的单光学镜毫无感情。

 

同时在一个坐标才能开启暗影空间,里面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有什么危险也无法预料,不过,这对震荡波来说不是问题。

深紫色的科学家怀抱着蓝紫色的情报官走出了环路桥。手炮轻柔地托住情报官的头雕,另一只手温柔地环在机体纤细的腰部。

破碎的面罩闪烁几下,声波挣扎着上线。

“Shockwave……?”

“I’m here,Soundwave.”

 

我们会在一起,无论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无论我们变成什么样子。

 

END

这是一个整容后你还爱我吗的奇葩故事(整容失败的大波x整容成功的小波(u球的什么鬼

议员波和声波与红蜘蛛血洗元老院是idw的梗(其实idw只看过mtmte和暗流涌动)

沉迷mtmte不可自拔。。。四十米大刀扎进心窝。。。JR简直丧心病狂。。。议员波啊QWQ

看到tfp声波原来也是议员时瞬间冒出了“双议员”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人吃。。。

其实总结一下大概就是papa的初恋是议员波,最后的结婚对象是灯泡大波。。。

不会写拆的路过。。。。

双波完毕(瘫倒)


评论(1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