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七)

七、下矿之后

价值连城的鹿活草总算救活了丫头,眼看着夫人身体逐渐转好,二月红终于答应随张启山下矿,吩咐陈皮好生照看他师娘。

 

阿念留下来看家。既然是看家,就不能出去。

有点无聊啊。

懒洋洋地拿开脸上的小说,准备出去走走,刚出去就看见有个人在翻墙,鬼鬼祟祟,行迹可疑。

那身形,不是陈皮是谁?

 

“陈小叔----”

猝不及防一声。陈皮差点儿摔下去。

 

客厅里,两人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阿念慢条斯理地剥橘子。“找我堂叔?他下矿去了。”

“谁找他,老子今天有正事。”

“有正事还翻墙,以前找堂叔翻习惯了是不?”眼看陈皮要发飙,阿念连忙服软,“好了好了,有什么正事啊?”

陈皮冷哼一声收回九钩爪,“有个叫陆建勋的,昨天来找我师父,被我赶回去了。看他不像什么好东西,过来支会一声。”

 

自打张启山花重金拍得鹿活草救得丫头一命,陈皮就对张府存了份恩情,嘴上虽然不说,心里记着咧。对副官态度也好了几分,俩人成天拉拉小手腻腻歪歪。

啧啧啧,你瞧瞧,现在都学会给婆家报信咧。

看来很快可以叫婶子啦。不过不能说,会被打的。

 

前脚陈皮翻墙出去,后脚陆建勋就来了,一张锥子脸笑得跟黄鼠狼似的。

可就算再恶心他,阿念还得脸上陪笑,上茶上点心。

 

“近日长沙城内有些乱,若是张小姐不放心的话,陆某可以加派些人手保障张府的安全。”

娘的,这陆建勋就差把不怀好意四个字写脸上了好嘛!敢不敢再明显一点!

“多谢陆长官费心,我想还是不用麻烦了。”

 

打了一会儿太极,陆建勋终于走了。

阿念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车子越开越远。

“通知各盘口,近日行事收敛些,留心行迹可疑的生面孔。”

“另外,让九爷也多注意些。”

 

爹回来之前,不能出任何岔子。

就算是个连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的辣鸡也不能放过。

 

张启山一行人回来了。

又折了几个兄弟,余下的都带了伤。其中二爷伤得最重,先处理一阵再送回红府,再遣两个军医过去。

张启山伤得也不轻,挂了几道彩,脖子后面削下老大一块皮肉。

好在矿洞已被炸,算是达到了目的。至少最近能安分一点了。

 

结果几天后阿念就差点炸了。安分个毛,她愤愤地想,一面把靶子狠狠打穿了。

一大早霍三娘就来张府兴师问罪,毕竟下的是霍家地界的斗,当家人来讨个说法也没什么不对。她爹是为了大局,难保其他不知情的人会怎么想,再者还有像陆建勋那样挑拨是非的……

啧,越想越烦。前两天姓陆的还非要找他爹要矿山的资料,还有那个叫裘德考的美国佬,真是烦透了。

而且爹今天也很不对劲。平常就算是再不耐烦也不会对女人动手,今天不过听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居然冲霍三娘动起枪来。上一个被他拿枪对着的还是某个不长眼想抢八爷的货的家伙。

从下矿回来她爹就一直有点怪怪的,有些时候还会精神恍惚。不对劲,很不对劲。

现在张启山去找齐八爷了,八爷是这方面的好手,估计会有效果的。

 

张启山回来了,怀里揣着个镜子,谁也不让碰,宝贝得很。嗯,多半是八爷的东西吧。阿念淡定地对一脸疑惑的张副官说。

废话,媳妇儿的贴身物件怎么能让别人碰呢。

 

虽然有八爷的护心镜,张启山还是病倒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请了大夫也瞧不出什么,只说身体虚弱元气受损,需要悉心静养。

屋漏偏逢连夜雨,陆建勋不知从哪儿得来张启山下矿的消息,在长沙城里散布谣言说张启山想独吞矿山里的宝藏,还说张府红府抵押在银号的东西是日本人的,气得陈皮跑去陆建勋家门口大闹了一番,二爷很少见地没有阻止,二爷夫人还特地给陈皮做了碗面。

 

不过眼下最大的问题还是张启山的病。

阿念重新拿湿帕子把张启山额头上的汗擦干净,张启山紧闭双眼,眉头皱起,一副忍耐着痛苦的样子。

连梦里也不得安生么。阿念默默整理被汗湿了的头发,这十年来,张启山经过了多少外人不知道的风风雨雨才打拼出现在的家业,所以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做出她爹不利的事。

她是张海念,是张启山的女儿。

张启山不在,就要由她撑起整个张府。

 

阿念挑了件黑白洋装,脚蹬一双黑色小皮鞋,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理好有些凌乱的头发。

“去请齐叔来。”

 

齐八爷这次倒是没让人请,自个儿就来了,绛红长袍墨蓝围巾,一副玳瑁眼镜架在鼻梁上,少了往日的和气,多出几分仙风道骨。一来先到张启山床边,拿符纸包了柱香点了,再把那护心镜安置好,一连串事做完,梦魇中的张启山眉头放松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更安稳一些。

阿念也不客套,直截了当问。“现在这个状况,依齐叔看,该怎样安置我爹?”

齐铁嘴沉吟一会。“佛爷这约莫是被矿下的东西缠住了,一时半会儿急不得,最好是找个安静地方修养。”

静养,可这现在的长沙城里哪有能让他静养的地方呢。

“我倒想到个地方。”想了一会,齐铁嘴看了看阿念,“白乔寨离长沙城不远,民风淳朴,又排斥汉人,陆建勋没法进去搜查,算是个安静的好地方。”

阿念想想也成,八爷说的也有道理。她屈起指节敲打扶手。“堂叔,现在军队里姓张的亲兵还有多少?”

“前一阵子折了一些,还有一部分在城外驻防,能用的大约有几百人。”

“挑一些口风紧身手好的,不用过多,与你一同送爹去白乔寨。不得有任何差池。其余的待命,不得擅自行动。”

 

一旁的齐铁嘴忽然瞅着阿念笑了,嘴角浅浅弯起一个弧度。阿念有点疑惑。

“齐叔笑什么?”

“没,就是觉得,阿念你长大了,以及,不愧是佛爷的女儿。”

现在的阿念,举手投足都像了张启山几分,再加上七八分的样貌,倒有点女版的张大佛爷的样子。

“是啊,”阿念靠着沙发背,手指摩挲着茶杯,“毕竟我是爹的女儿嘛。”

 

“不过,阿念你把张副官支走了,要是陆建勋来了可怎么办?”

“来就来,我还怕他不成?”阿念哼了一声。她从来都瞧不上那个姓陆的,也不认为有什么好怕的。

张家人没一个孬种。

“还有,我想拜托齐叔照顾一下我爹。”

齐铁嘴不是很担心阿念,张家人说到做到,何况他还留了后手。

齐家的势力从来不止一个小香堂。

 

第二天陆建勋果然来了,带着几个手下气势汹汹闯进来,本想着抓张启山一个现行,闯进来却看见阿念坐得端端正正,刚摆好的热茶冒着热气,几位脱了军装的亲兵安静的侍立一旁。

“陆长官这么早来我这张府,有何贵干?”

陆建勋有点尴尬,与小姑娘动手既说不过去又丢面子,旁边几个人高马大的也不是一两下就能解决的。

清了清嗓子,拿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张启山涉嫌通敌叛国,我奉命缉拿。”

奉谁的命,你自己的吧。阿念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上还得继续装面瘫:“家父近日身体抱恙,已出城养病,陆长官请回吧。”

“我是奉命缉拿,少在这儿开玩笑!”陆建勋有点恼火,指挥手下,“给我搜!”

亲兵脱了军装还是亲兵,三下五除二就把陆建勋的手下摁住了,只剩下陆建勋一个光杆司令尴尬地和阿念对视。

“你竟敢妨碍公务?!”

阿念没理他,伸出一只手。“搜查令。”没等陆建勋反应过来,她又嗤笑道,“连搜查令都没有还敢私闯民宅?陆长官别忘了,家父目前还是长沙布防官,您最好别打什么小主意。”

说完之后,阿念自顾自地捧起茶杯,不再理会陆建勋越来越黑的脸色。

“张伯,送客。”

亲兵押着陆建勋一行人出了大门,一个个塞进轿车,目送离去。

TBC

我回来啦( ̄▽ ̄)~* 因为yxy回北平,丫头没死,陈皮没有叛离师门,所以大幅度改剧情,希望没有ooc太过(躺倒),下一章就要回老家了

最近沉迷tf不可自拔,感觉文力下降了,写文都是一句一句的写不粗来整片(瘫倒)

还欠着一篇一八和两篇tfp(抱头)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