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反转的传说2

2,Atlantis学院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本来我还期待着新学校新同学新生活,结果上一秒还在对我笑得漂亮学姐下一秒就撞了火车。

而我甚至连看一下月台下面都没有勇气。

 

脚在抖。

我该怎么办。

打电话报警?喂你好刚才我旁边的一个女生突然撞火车自杀了,请你们来处理一下?

笑都笑不出来了。

 

我颤颤巍巍地掏出那支夹在入学通知里的手机,不管是谁的让我先打一下好了。正准备翻开手机盖,那支手机忽然铃声大作,吓得我差点把它丢出去。

“喂……”

“你怎么没跟着撞车?!”电话里好像是个男生,语气很不耐烦,充满了睡的正香时被人吵醒的暴躁。后来我才知道他真的是被人吵醒的。

 

啥?

我整个人都懵了。

“你说……什么?”

“我睡晚了,叫朋友顺便把你接过来,你居然没跟着跳!”

这次我确定他是在说撞火车,忽然很想把手机丢出去。叫人撞火车?!他是在干嘛!

声音的主人没给我这个机会,紧接着又说:“算了,我过去接你,给我待在原地不准乱跑!”

然后就挂了。

剩我一个人不知所措。

 

后来,经过我仔细严谨(冰炎:嘁)的推断,我确定,电话里的男生就是传说中的死神,来收死人去阴间的那种。后来想想我当时可能真的是吓傻了。

人死之前还剩一点时间的话要做什么?

 

写遗书!

至少要说清楚死因,死后处理和遗产安排,起码让人知道我不是一时想不开自杀,是被死神接走的。

虽然不太有人会相信。

 

当我正准备掏出纸笔时,死神就来了。他是从我背后出现的,还被我的猛回头吓了一跳。死神长得很好看,银白色的细软长发,一缕是血一般的艳红,眼睛像红宝石一样(但眼神有点冷),皮肤很白,五官是东方人的样子,仔细看居然比刚才的学姐还要好看。如果放到大街上一定会有很多妹子脸红尖叫求电话。

话说死神长这么好看是为了让人死的时候不那么难受吗?

完了,我好像很吃这一套哎。

 

死神把我骂了一顿,还用看神经病的眼光看我。

“他们要再开一次校门,如果你再没进去也就不用注册了。十分钟后下一班列车会来。”死神说完撇下我去补眠了。虽说是补眠,但一有什么动静他马上就能反应过来。抢我遗嘱看还说了什么“你已经有自觉要先写遗嘱吗”“不过放心,只要不死的太离谱,基本上都有希望复活的”之类的奇怪的话,吓得我差点想先跳为敬。

他还请我喝饮料,还是蜜豆奶咧。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好看的男生请喝饮料,如果他不是死神就更好了。

在我被拎着领子撞上火车时,我这么想着。

 

十分钟后,我的三观受到了有生以来最猛烈的一次粉碎。

本以为死定了,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全须全尾地躺在一张床上,旁边还趴着一个熟睡的死神。呃,墙上还有一个被死神一脚踹飞的狮毛土著。

俩人用我不懂的语言说了好一阵子,我看着死神衣服上和通知书上一样的校印,死机的大脑开始逐渐运转。

撞火车的学姐,紧接着出现的死神……

 

“原来我报名的是死人学校……”

我欲哭无泪。

 

土著直接喷茶。

死神红色的眼睛看向我,然后走过来。

 

“靠!”

他直接给了我一个爆栗,疼得我差点就哭出来了。

 

他骂脏话,还打女生。

呜呜好可怕。

 

“这里是Atlantis学院,是……异能开发学习学院。包括你所说的小学国中高中一直到研究院,招收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所以共修科目因人而异,”被我误认为是死神的学长一脸不屑地对我介绍,背景是一个狮子头土著一脸哀怨地收拾床单。刚刚学长为了让我了解所谓的异能,徒手融掉了一个易拉罐,报废了一张床单。“欢迎你啊,学妹。”语气里很明显是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缩了缩脖子,尽量让自己变得看起来小一点。

“欢迎啊同学,我是保健室辅长罗林斯提尔,中文名凤柩。”狮子头土著也凑过来。

“呃,我、我叫褚冥漾。”

以这种方式和学校里的学长见面,真是太尴尬了。

 

有人敲门,辅长拉开门后,一个非常眼熟的人闪了进来。

“庚。”学长起身微微颔首。

来人礼貌地点头,看向我笑着说:“又见面了,学妹。我是大学部的庚,如果学校中哪边有问题也可以来问我哦。”

就是那个撞火车的学姐。一瞬间我好像又看见她的眼睛是绿色的。

学长忽然冲学姐点点眼角:“庚,跑出来了。”

学姐立即捂住眼睛,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眼睛又恢复了黑色。

……我好像又眼花了呢。

 

因为没有什么事了,学长便要带我去教室,结果拉开保健室的门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尖叫了。

这不能怪我,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血肉模糊,四肢不全的尸体堆积如山时都不会淡定的。是的,我眼前的场景就像灾难片里的排满一条街的尸体和重伤患,活像刚刚发生了一场大屠杀。

 

学长显然被我刚才的尖叫吓到懵,回过神后狠狠一巴掌从我下巴打上来,害得我差点咬舌自尽。

“给我闭嘴!”

“唔唔唔唔唔……”咬到嘴了啦。

越仔细看,尸体的状况就越惨不忍睹,让我一阵阵反胃。

我吐了,吐在学长那身看上去就很贵的黑色大衣上。

“靠!”

学长又给我了一个爆栗。

 

我生无可恋地摊在椅子上。

我们又回到了保健室,学长把我狠狠甩在椅子上就一脸凶狠地进了浴室。

“还好吧。”辅长递过来一罐饮料,上面有“柠檬水”的中文字样,“把这个喝下去会好一点。”

“谢谢……”我一脸虚脱。

庚学姐还一脸过来人的表情:“刚开始比较不习惯的人都会这样,你看久了就会麻木了。”

这种事情不可能会习惯的吧我说……

 

辅长开始拍门催促里面的人:“喂!你洗完没有?我要开始工作了。”

话说学长真的洗好久,他有洁癖吗?虽然吐到他身上是我不对啦……

浴室门一把被推开,学长冲辅长怒吼了一连串句子以表不满。因为是我没听过的语言,原谅我无法听懂他吼的啥,不过大概是脏话吧,因为他很不爽的样子。

门外的事真不是我故意的啦。

门外……

糟糕,又想吐了。

“你如果再吐出来,我会用刚才那件衣服塞进你嘴里。”学长恶狠狠地警告。

我马上捂住嘴。呜呜,学长你凶女生。

 

“你嘴巴不痛吗?”

“哎?”

“说你嘴巴,不痛吗?”学长忽然靠近我,好看的脸突然在我眼前放大,近的好像连睫毛都能数清楚。话说学长真的很好看,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那种好看是超越性别的好看,无论男女都甘拜下风。现在,这张好看的脸离我这么近,虽然有点言情,但还是真的让我心跳漏跳一拍。

我想我可能脸红了。

“你刚刚咬到是吧。”学长伸出手,轻轻划过我的嘴唇,他的手很冰,像冰块或是雪,我整个人都懵住了。

干、干嘛动手啊,说、说就行了。

我绝对脸红了。

 

“诶呦哟,第一天见面就调戏人家,”打破这种谜样气氛的是辅长,一张狮毛土著脸上满是奸笑,庚学姐也在一旁捂嘴轻笑,“诶呀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这下子学院里该有多少姑娘伤透芳心啊~”

完蛋了,都忘记这里还有两个人了。我简直想捂脸,呃啊感觉好羞耻。

学长瞪了他一眼,又凶又冷,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再不闭嘴就让你永远不用闭嘴”:“快点处理,我的时间很宝贵。”

 

“来~小妹妹乖乖过来擦药~”辅长嘿嘿笑着拿着管药凑过来。不是我说他,真的好像变态。

药也是冰冰凉凉的,抹上去马上就不痛了,好神奇耶,不知道有没有卖的。

“既然没事了,我就先带她去报到。”学长马上拎着我出门。

我想说……

学长你能不能不拎我领子啊TAT

 

TBC

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动作超级暧昧的嘿嘿

大家多提建议哦比如说希望女版漾漾做什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