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老九门】张家有女初长成(四)

四、张家阿念

张家人的训练都是从小开始。刚到长沙那两年,阿念每天在院子里练功。后来张启山成为布防官了,手里有了兵权,索性把张家人编入亲兵队伍,每天和军队一起练习。

阿念觉得这样很好,也跑去练兵场了。

 

于是练兵场上一群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儿哼哧哼哧地跑圈,后面还跟着个白白净净的袄裙小姑娘。小姑娘还冲张副官脆生生地喊:“堂叔,还有多少圈啊?”

张副官是他们上司的远房堂弟,这小姑娘喊他堂叔那不就说明……

亲兵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以后练兵时再也没人喊累了。

 

九门都以为张启山把阿念当男孩儿教养,身为张家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不精通,八九岁的小娃娃成天跟着一群兵打枪耍刀,喊打喊杀的,那有个姑娘家的样子

张启山觉得这样下去不太好,虽然自家闺女啥都好,但一直这样也说不过去,教育得从娃娃抓起。

基本的识字开蒙都做过了,那就请个先生来家里好了。

于是张府来了个胡须飘飘的老先生,每天之乎者也地讲国学。

都是民国了,只学国学哪够,于是又来了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教洋文,顺带讲点外国风土人情。

每天都有作业。

阿念头都要大了。

爹我还是你亲闺女不。

 

张启山批公文,阿念在一旁写作业,两个都一脸苦逼样。一会儿阿念说想吃糖油粑粑,张启山一边批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吩咐,副官去买。

刚抱走一大摞文件的张副官满脸苦逼地出门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阿念作业都写完了,张副官还没回来。阿念有点无聊地咬着笔杆,堂叔咋还没回来,难道迷路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张启山公文都批完了,张副官才灰头土脸地回来了,手里也没有糖油粑粑。一问才知道,这是碰上陈皮了。当时摊子上就剩下一份,张副官前脚买了准备走,陈皮后脚也来了,非嚷嚷着张副官抢了他的糖油粑粑,张副官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回身呛了陈皮两句,俩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一直打到二爷出现,一铁蛋子打向陈皮后脑勺骂了声“孽障”并拉着陈皮给张副官赔不是结束。

至于糖油粑粑?早在俩人掐架的时候撒一地了。

 

阿念黑着脸在心里跟陈皮杠上了。这时候她还不知道以后要叫陈皮堂婶的。

 

闲着的时候阿念也会去九门各家串门子。

二爷家的面是真好吃,二夫人也是漂亮又贤惠,和二爷俩人伉俪情深,整天甜甜蜜蜜羡煞旁人,每次去阿念都要闪瞎眼睛。

啥时候我爹和齐叔也能这样。

放心吧阿念马上就可以了。

 

三爷家……这有点不适合小孩子。

 

五爷家的狗好玩,特听话,毛摸着比貂皮还舒服,尤其是大狗。每次一到五爷家阿念就抱着大狼狗不松手,那狗倒也不咬她,惹得五爷直嚎自家狗白养了。

 

六爷家……这货连家都不知道在哪好吧。

 

七姑娘霍家有漂亮衣服,各色胭脂和花样子,阿念每次去都少不了被打扮一番,花枝招展得跟个娃娃似的。

有母性的女人真可怕,阿念揉了揉至少被涂了三种不同胭脂的脸蛋。

其实她没啥讲究,给个貂就能在雪地里浪一天。

 

九爷家玩意儿最多,洋娃娃铁皮人故事书,还有各色新式军火更让阿念爱不释手。只是九爷家的吃的是万万不能入口的,阿念亲眼见到五爷的一条狗贪嘴吃了块九爷家的点心立马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倒地不起,五爷差点没心疼死,掐了九爷大半天。

 

当然,阿念最喜欢也去得最勤的还是八爷家。

若是某天张启山回来没看见阿念,下人们的回答十有八九都是去八爷府上了。

张启山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样啊,好久不见八爷了,也请他来用晚饭。”

您瞎说什么呢佛爷,明明昨儿个才请人喝了一下午的茶。

 

“齐叔。”阿念换了身浅绿的袄裙,趴在门边脆生生地唤道。

齐铁嘴放下茶杯,嘴角扬起一抹笑:“是阿念啊,来来来快进来。”

阿念撒着欢小跑过去坐在齐铁嘴旁边,齐铁嘴把她抱在膝上,一边与她逗趣儿,一边吩咐伙计呈上阿念爱吃的几样点心。

除了她爹,齐铁嘴是阿念最亲近的人。

 

“齐叔,”阿念神神秘秘地凑近齐铁嘴,压低了声音说,“七天后是我爹的生辰,你一定要来。”

 

于是张大佛爷生辰那天收到了齐八爷送的七十三只景德镇彩瓷杯,从此爱不释手,当成自己的专用杯,不用的时候就仔细擦干净好生放在紫檀木柜子里。

 

日常助攻(1/1)已完成,玩家阿念获得经验10,离最终任务还差10000000,请玩家继续努力。

TBC

下节开始走电视剧情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