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蓝翎羽

献给你的蔷薇(二)


“你要一直站在这里吗。”肯尼斯翻阅着手中烫金字封面的书籍。说这话的时候他连头也没有回,像是笃定某个待在角落里的家伙一定会回应一样。 
迪卢木多从空气中浮现出身形,恭敬地行礼:“保护您的安全是我的职责。” 
“这里是我的工房,还要你来担心我吗!”感觉被冒犯了,他有点生气地反驳。 
骑士没有说话,安静地立在角落不言语。 
斥责如同打在棉花上的一拳,被吸收得干干净净。少年悻悻地住停下,继续自己的事情。 
他移开书籍,将手掌附在玻璃器皿表面,轻声吟唱咒语。魔力缓缓注入,闪着光的晶莹溶液在容器里打着转,升起,落下,鱼一般欢快地跳跃着,最终随着少年手指的动作窜出容器口,在半空中漂浮旋转,忽然间延伸成一张巨大的半透明的网,跟随空气搜索工房的各个角落,倏尔分裂成无数个小液滴,巡游一圈后又飞快地聚合,顺从地钻回器皿里。 


迪卢木多有些着迷地注视着这场景。虽然生活在神话时代,也曾在养父身侧见识过更多神奇的魔法,他依然为魔术的神奇衷心赞叹,而年纪轻轻就将此等魔术掌握得如此精湛的肯尼斯更是让他移不开眼。 
被他称赞的少年没有停顿,抽出了另一本更厚重的书籍,仔细浏览一番,踱步到空地中央,念起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咒语,连迪卢木多也感觉到不同与刚才的认真,他重新打起精神,仔细关注接下来的事情。 


空气在流动。 
开始很细微,而后逐渐加快,强劲的风围绕着二人疾速旋转。肯尼斯换了咒文,有水流从地板涌出,随着狂风一起旋转。他摆动手指,一小股裹挟着水流的风脱离出来,盘旋成圈,他又试着引进更多的风,逐渐凝聚成一个夹杂着水流的风球。 
没有之前的游刃有余,少年的额角沁出了薄汗。同时操纵两种元素对他来说还有些勉强,风球摇摆不定,隐隐有散开的迹象,水流也变得支离破碎。他皱眉,准备思考下一步,猝不及防地,风球猛然炸裂开来,水珠四散分离,风刃嘶吼着冲向来不及反应的他。 


几乎在同一秒,殷红的□□从角落里刺出,左右突击,灵活如长蛇,风刃瞬间被打散,回归空气,工房重归安静。 
“您还好吧,吾主?”迪卢木多回过头,手上的□□还未收起,他的御主直直地望着他,没有任何言语。 
“吾主?”他又唤了一声,低下头才看见少年手背上有一道不算浅的伤痕,鲜血缓慢滴下,晕开小小的圆。那是风球炸开的一瞬,被来不及避开的四散风刃割伤的。 
“您受伤了。”他有些自责,迅速找出应急的纱布和药水,“请忍耐一下。” 


自始至终肯尼斯一句话也没说,沉默地任迪卢木多包扎伤口,目光落在骑士楠木一般乌黑的发间,直到骑士抬起头,那目光才堪堪注落到骑士的脸上。末了,他将那只完好的搭在骑士脸侧,那里有一道细小的伤口。白光闪过,伤口消失不见。 
“……你没必要这样。”许久,肯尼斯低声说,声音干涩,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藏在心头弥散开,说不出,言不透。 
不如不说。 


“这是我的职责。”迪卢木多执起御主受伤的手,蜜色的眼眸里有光温柔地流动,倒映着金发少年抿起的发白的唇和复杂的眼神,“您是最重要的。” 
肯尼斯不自然地别过头去,过一会才应到:“说这话的时候先看看你自己,管别人之前先让自己不出岔子吧。” 
“是,劳您费心了。”骑士宠溺地勾起微笑。


评论

热度(16)